目前分類:舊文區 (7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machete_5.jpg 什麼, 今夏最棒的暴力片不是 “The Expandables” (浴血任務)? 浴血任務的確不錯, Steve Austin 與 Randy Couture 最後的打鬥讓人血脈僨張, 但那只是 “動作片” 等級. 如果要看手掌被砍斷, 頭顱被砍飛, 甚至是開腸破肚, 將暴力美學發揮到極致的鏡頭, 就不能錯過 Machete.

話說 Machete 的起源, 是導演 Robert Rodriquez 在電影 “Grindhouse” 中放的假預告片, 他想做的不過是開觀眾一個玩笑. 沒想到那段重機車載著機關槍從天而降的鏡頭, 實在太勁爆了. 拗不過多方壓力, Robert Rodriquez 還真的籌資拍了 Machete. 詳情請見 ookmeerweg 的部落格. 那有詳細的解釋.

Machete 的故事很簡單. 一位墨西哥探員 (代號: Machete), 被毒梟 Torrez (史蒂芬席格飾) 搞到家破人亡後, 躲在美墨邊境做粗活為生. 他陰陽差錯的接了刺殺反墨西哥移民議員 McLaughlim (勞勃狄尼洛飾) 的差事, 在扣板機的剎那, 卻發現掉進一個差點讓自己性命不保的 ”局” 裏. 在美女探員 (潔西卡艾芭飾) 與地頭蛇 Luz (蜜雪兒羅德理蓋茲飾) 的幫忙下. Machete 一路抽絲剝繭, 還原事件真相, 還報了仇. 下面放的是一段預告片.

 

 

“They just fucked with the wrong Mexican.” 哈哈… 這句猛!

下面放的是一段兒童不宜的預告片. 未滿 18 歲請與父母一同觀賞. 那段 “人腸下降繩” 也在預告裏.


除了暴力美學外, Machete 值得一看的還有各個演員的發揮. 主角 Danny Trejo 一臉滄桑, 很適合演 Machete.

machete_6.jpg

潔西卡艾芭演的 ”嫩” 探員, 和她的形象很合.

machete_13.jpg

蜜雪兒 羅德理蓋茲的這張 “The She” 劇照拍的好, 有衝擊力!

machete_2.jpg

 

machete_16.jpg

"Don't start what u cannot finish."

 

勞勃狄尼洛演的 McLaughlim, 原形一定是布希總統.

machete_8.jpg



琳賽蘿涵出演瘋狂 "偽" 修女, 是她近年來少見的好表演.

machete_15.jpg



還有我不認得的神父 Padr, 他那兩手散彈槍同時上膛畫面配上他的臉, 害我笑的快翻過來.

machete_3.jpg



最後, 這兩個白衣美女衝鋒槍護士… 真是受不了西班牙裔特有的天真浪漫!

machete_1.jpg



OK. 如果你是 Kill Bill 迷, 千萬別錯過 Machete. 如果說 Quentin Tarantino 的 Kill Bill #1 有濃厚的漫畫風, Robert Rodriquez 的 Machete 更為血腥與真實. 不過在西班牙裔骨子裏流動的天真浪漫歡樂氣分加持下, Machete 看來一點都不噁心, 絕對是不會留下後遺症的上等娛樂片.

PS. Machete 的配樂, 不錯聽!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it_might_get_loud.jpg 真的沒想到 “吉他英雄” 這麼 “小眾” 的電影會在台灣上映! 實在為片商捏一把冷汗. 在台灣, Jimmy Page, the Edge, Jack White... 三個人的知名度加起來可能還比不上 Michael Jackson 除以一千… 想跟 “This is it” 一般吸引樂迷入場是完全不可能會發生的事.

雖說題材 “小眾”, 看得出導演 Davis Guggenheim 想把電影拍的雅俗共賞. 就算觀眾不常聽搖滾樂, 不知三位主角的豐功偉業, 也能把 “吉他英雄” 當成知性傳記電影, 在夏天的午後, 吹著冷氣, 高高興興的看完. 不過, 我這重度搖滾迷有些牢騷要發. 總覺得Davis Guggenheim 把過多的激情, 興奮, 偶像崇拜, 這些理所當然, 會隨著搖滾樂而來的情緒抽離電影. 對我來說, 這些情緒是搖滾樂中極重要的一部分. 沒有這些情緒在背後做支撐, 三個 “吉他英雄” 看起來只是三個 “一級吉他職人”, 而不是 “吉他之神”.

以下是幾個看片重點:

1. 齊柏林飛船迷們, Jimmy Page 將帶你們重回 Headley Grange, 講解 When the Levee Breaks 之中著名的鼓聲的製作過程. (Headley Grange 是齊柏林飛船巔峰之作: Led Zeppelin IV 的錄製地點.)

2. The Edge 怎麼用音效腳踏板, 做出 U2 的招牌急促彈音.

3. 電影將解析三大吉他手創作靈感的來源. (不過我覺得只有 Jimmy Page 那段比較有意思)

4. Jimmy Page 小時候彈吉他的影片. (主持人問他長大想不想繼續彈吉他, 他說他比較想做生化學家!)

5. Jimmy Page 帶觀眾進他的唱片收藏室, 可以藉此想像當初他第一次與 Robert Plant 會面, 兩個人討論音樂的情景. 有趣的是, 開始放音樂後, Jimmy 竟然動作誇張的彈起 “空氣吉他”. 這原來不是我們這些缺乏才能的芸芸眾生專有的搞笑動作, 正牌吉他之神 Jimmy Page 也會來幾手!

6. Jimmy Page 拿起吉他彈 Whole Lotta Love 前奏, the Edge 與 Jack White 的表情. (事後 the Edge 特別提到這段錄影, 他一直提醒自己不要笑, 不要張嘴, 自己已經是名人了, 不能像小孩一般失神… 要是 Jimmy Page 能這麼近距離的在我面前彈 Whole Lotta Love, 我不流口水才怪.)

7. Jimmy 越來越像周潤發….


不是我特別捧我的偶像. 與 the Edge 比起來, Jimmy Page 在片中故事比較精彩, 又比較能放開演.

片尾三位主角現場合作的音樂, 反倒沒給我什麼感覺. 只覺得 the Edge 歌喉中規中矩, 如果不是 Bono 嗓音太有特色, U2 會不會由 the Edge 兼主唱?

以下是齊柏林飛船的 When the Levee Breaks. 這是一首古老傳唱的藍調. 齊柏林飛船全新重製的音樂帶給了這首歌全新的生命.

 

If it keeps on rainin, levees goin to break,
If it keeps on rainin, levees goin to break,
When the levee breaks Ill have no place to stay.
Mean old levee taught me to weep and moan,
Lord, mean old levee taught me to weep and moan,
Got what it takes to make a mountain man leave his home,
Oh, well, oh, well, oh, well.
Dont it make you feel bad
When youre tryin to find your way home,
You dont know which way to go?
If youre goin down south
They go no work to do,
If you dont know about chicago.
Cryin wont help you, prayin wont do you no good,
Now, cryin wont help you, prayin wont do you no good,
When the levee breaks, mama, you got to move.
All last night sat on the levee and moaned,
All last night sat on the levee and moaned,
Thinkin bout me baby and my happy home.
Going, gon to chicago,
Gon to chicago,
Sorry but I cant take you.
Going down, going down now, going down.

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inception.jpg 評海無邊, 回頭是岸.

如果你還在四處尋找 Inception (全面啟動) 的影評, 想知道 Inception 值不值得去看, 噪音室長勸你別白費功夫了. 你現在該做的, 是馬上掏錢買張電影票, 最好行前一概不知 (連預告都不要看), 有如一張白紙般的踏進電影院, 我保證接下來的兩個半小時絕對值回票價.

影評說完了.

雖然短, 可是該說的我都說了. 因為 Inception 是多知道一分劇情, 就少一分樂趣的電影. 導演兼編劇 Christopher Nolan 真的是鋪了張天羅地網. 只要你願意買票踏入網, 他就有辦法把你東拽西扯, 拋高推低, 走出網後還心甘情願的說句好爽!

以下討論的是純技術層面問題. 我保證不洩漏一分劇情.

第一道問題: 如何體驗長生不老?

古人有黃粱一夢, 飛度五十寒暑的故事. 我不知道黃粱煮熟要用多少時間, 但在唐朝家庭電子用品不甚普集的狀況下, 20 分鐘可以算是保守估計.
所以, 想體驗活 100 年要睡多久? 哈, 不是 40 分鐘. 憑現在發達的醫學, 好好生活, 一天睡 7 ½ 小時, 你有很大的機會可以活到 100 歲, 不需從夢裏找.
所以, 想體驗活 1000 年, 你要睡 400 分鐘, 也就是 6.67 小時.
所以, 想體驗活 10000 年, 你要睡 4000 分鐘, 也就是 66.67 小時. 也就是兩天半. 除非你有睡醒後, 夢境暫停, 等下一覺繼續夢的特異功能, 連續睡兩天半是高難度動作.

Inception (全面啟動) 提供了這個難題最好的解答: 在夢裏做夢! 根據精算, 現實世界中睡 0.003 分鐘,  夢裏的夢中你就可以過 10000 年! (當然, 你要知道夢什麼才行. 一萬年耶… )

第二道問題: 如果夢裏的我, 比夢裏的夢中的我早醒來, 怎麼辦?

Inception (全面啟動) 給的答案是, 你玩完了. 從此你會陷入無線迴圈中, 一輩子醒不過來.

這部電影基本上就是用這兩個技術問題建構出的世界. 第一個問題創造了無限的可能, 第二個問題卻給這個無限可能安裝定時炸彈. 更有趣的是, 每一層夢都是同時進行, 卻有不同的時間軸. 第一層的定時炸彈可能還有 1 秒就要爆了, 第二層的老兄急急忙忙的卻還能做很多事, 第三層就不用說, 第四層簡直是一切慢慢來, 等到天荒地老那一刻才會發生. 再加上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說故事是把一層一層的夢境混起來, 沒有順序的同時說, 我覺得這兩個半小時好像是給大腦洗三溫暖一般, 時緊時鬆, 看完電影頭腦沒有因複雜的劇情感到一絲疲憊, 反而有泡過三溫暖的放鬆與滿足感.

還是那句老話, Inception (全面啟動) 是值得掏錢去電影院看的電影. 在我心目中, 它還是 21 世紀到此為止最好看的電影. DVD 出來我絕對會買一張來了解細節. 不相信我也要相信群眾, IMDB 上 10 萬多人次的觀眾, 投票給了Inception 9.2 / 10 的史上第三高分, 可見它的威猛程度.

Inception-1.jpg

Inception 與 Matrix 一般有無重力打鬥的鏡頭, 不過 Inception 對無重力有不一樣的解釋.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bm1.jpg 看完日劇 ”不毛地帶” 好久了. 說實話, 不知是否期望太高, 一路總覺得搔不到癢處. 現在嗑完原著, 終於了解失落感從何而來. 山崎豐子還是那個寫白色巨塔的山崎豐子, 都是改編劇本惹的禍!

任何長篇小說改編的電視劇, 都會面臨時間不足, 需做劇情取捨的挑戰. 本劇的手法, 是刪小節保大綱, 盡量把故事說完整. 但原著角色的建立, 常常隱藏在細節中. 舉個例子: 主角壹歧正的老婆佳子, 在山崎豐子的筆下, 是壹歧軍校生涯中最尊敬教官的獨生女, 也是他暗戀的對象. 日劇刪去了這段往事, 佳子變成只是個含辛茹苦, 剛好在那個位置上的傳統顧家女性. 這也讓壹歧日後的精神出軌, 少了一層張力.

其它的例子是壹歧第一次向大門社長提出辭呈時, 山崎豐子藉由社長慰留言語, 勾畫壹歧商場上的主要競爭敵手: 鮫島晨三. 大門社長提醒壹歧, 鮫島在他寫辭呈的當下, 毅然搭機赴美尋找三代戰機來源 (日後成功引進, 反敗為勝). 用勝利者壹歧的消沉對比失敗者鮫島的進取, 在讀者最沒預想到的時間, 將鮫島見縫插針的積極, 鮮活的躍於紙上. 可是日劇中, 大門社長僅用商社人有如軍人, 沒有半路辭職的權利來反駁壹歧. 掠過了鮫島這一段, 是無損劇情的完整, 卻少了突顯角色的機會.

bm2.jpg 還有刪掉紅子對老公愛慕之情的描繪, 讓小說中活力充沛, 個性外向的紅子, 變成日劇裏愛慕虛榮嫁了華僑富商, 卻還想染指壹歧的寂寞花心女; 以及刪去大門社長許多剛愎自用, 好大喜功的細節, 把社長弱化成任由里井副社長與壹歧擺佈的角色. 如果說山崎豐子花盡力氣, 利用每個細節把人物憑空塑造成有血有肉的真人, 日劇不聰明的細節刪除卻抽掉了這些角色的靈魂.

我另一點不認同的, 是編劇為了營造戲劇張力, 犧牲了故事的合理性. 最好的例子是以阿戰爭時期, 壹歧身為業務本部長, 帶領近畿商社與鮫島進行期貨戰的這一橋段. 小說著墨於開戰前的情資收集, 壹歧因為情報正確, 方能在期貨市場中大勝. 日劇則著重於開戰當日的買賣價格操盤. 為了突顯壹歧的料事如神, 有別於小說, 鮫島這個角色被安排成壹歧對賭的對象.  平心而論, 兩人就像港劇大時代的丁蟹與方展博對決, 廝殺過程精彩萬分. 問題是殺完後, 關上電視, 我心裡就卡著這個疑問: 全梭的鮫島輸了一屁股, 加上上回二代戰機採購戰失利, 能繼續在公司混嗎? 之後的幾集完全沒對這點做交代, 鮫島就像沒事一般, 繼續精精神神的處處阻撓壹歧. 看到這裏, 我對不毛之地的期望值也從 “傳世巨作”, 降為 “另一齣精采的八點檔連續劇”. 原來配角們還真是沒有自己人生, 全為主角而活的配角. 這也影響我對最後石油戰結局的感覺. 看小說, 我可以體會作者想營造的, 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挖到石油的艱辛; 看日劇, 我心裡只想著, 拖了這麼久, 是該挖到了, 不然壹歧就慘了…  

endou02.jpg 不過話說回來, 比起最近犯靈感慌的日劇界 (連有木村擔綱的月之戀人都可以 ”模擬” 韓流… ), 不毛地帶算是齣四平八穩的大戲. 尤其是在選角上, 製作單位真是花了不少功夫. 飾演壹歧的唐澤壽明就不用說. 雖然壹歧是個很內斂的角色, 沒有很多像白色巨塔讓唐澤壽明大張旗鼓秀演技的機會. 但幾個故事的重要轉折點, 他都把握的很好. 比如說最後壹歧在狀況危急的董事會, 接到挖油成功的通知, 那種把長久積壓在內心的酸甜苦辣一併爆發出來的表情, 很震撼人. 其他像是演小心眼里井副社長的岸部一德, 或是演壹歧情人秋津千里的小雪, 都是上選. 最值得一提的, 是岀演鮫島晨三的遠藤憲一. 那張歪頭裂嘴凸牙笑, 像隻幼犬頻頻與人是好, 小豆子眼卻不時打量人, 一副要抓住任何機會欺上瞞下的表情, 真是經典. 雖然與小說中鮫島精明的形象有些差距, 可是賤到這麼可愛的神態, 不失為另一種極佳的詮釋法. 劇中鮫島第一次撞見壹歧和千里, 嘴裏吱吱嗚嗚, 忍不住說: “在西伯利亞關了 11 年, 要注意身體”, 以及最後湊上前發表 “壹歧只有我可以擊敗” 宣言的橋段, 配上那張表情, 都讓我會心一笑.

總而言之, 言而總之, 如果喜歡看商場鬥爭的故事, k 這三大本的不毛地帶原著, 是比看日劇更好的選擇. 就算已經看過日劇, 也值得再看一遍小說, 把故事細節兜起來. 只是日劇中壓縮成一集的壹歧西伯利亞遭遇, 小說整整用了 1 / 6 的長度描述. 受不了日本人 “歷史都是由戰敗者負責” 言論的讀者, 可以速速掠過.

PS. 土豆上有不毛之地全集日劇. 有興趣的可以點這裏看.   

PS. 我這有不毛地帶片尾曲 Waltzing Matilda 的介紹. 那句 "And it's a battered old suitcase to a hotel someplace. And a wound that will never heal
" 在說的不就 是壹歧嗎?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休士頓大華 99 Ranch Market 超市 終於開幕了! 以下是看圖說故事.

 

99-6.jpg  

進門就看的出大華 99 的野心. 空氣中流動的輕音樂, 地板和牆壁搭配柔和很舒服的色調, 還有一間間格好預備租出去的開店空間. 很明顯的, 它與其他傳統雜亂的中國超市不在同一檔次.

 

99-1.jpg

熱食區:
1.    進門第一家賣港式點心.
2.    鮮竹捲很好吃. (小弟我甚至覺得比鳳城賣的還讚!) 其他像是蘿蔔絲餅也不錯. 重點是, 兩個蘿蔔絲餅只要 $1.49. 很便宜…

下一攤是自助餐與燒臘部. 比起記憶中灣區的大華 99, 休士頓的自助餐遜多了. 種類少, 菜色也不怎麼可口. 不過, 老闆倒是入境隨俗, 定了個 $4.99 一個便當隨你拿到爽 (限一趟) 的規則. 想吃到撐, 絕不是問題.

3.    下一攤是麵食部.
4.    $3.99 的牛肉麵還不錯吃.
5.    麵食部還加賣小菜拼盤與炒米粉, 炒飯, 雞捲便當. 同樣只要 $3.99.
6.    日式料理區的生魚片 ($8.59) 看起來很新鮮. 還有 $3.99 的鰻魚販, 絕對是休士頓最便宜.
7.    麵包師傅的手藝偏日本式的法國風. 想吃台灣的奶油花生粉夾心, 或是紅豆麵包, 這裡找不到. 不過這個銅鑼燒夾芋泥小點心非常值得一試.
8.    蛋糕種類繁多.

還要推薦的是吐司麵包, 軟軟的很有台灣味. (口味介於中國城一品屋與六品麵包店之間.)

 

99-2.jpg

蔬果區:
1.    論蔬果種類, 大華 99 超市沒比黃金或是 Welcome 多很多. 不過, 擺設就差很多. 五顏六色的蔬果, 整齊的堆在新的木架子, 好像自動升了一級.
2.    這裡的蔬菜, 走的是通通都包起來的路線. 用塑膠袋包蔬菜有好有壞. 不過, 可以確定的是, 賣場一定比較清潔. (對照組: Welcome.)
3.    切好又包的漂漂亮亮的芋頭! 好感動… 趕快放進購物車裏.

 

99-3.jpg

海鮮區:
1.    沒話說, 這個海鮮區是休士頓第一! 它沒比越華大, 可是, 品質超過越華!
2.    我在台灣就喜歡吃的紅新娘.
3.    原來 Whitefish 是馬頭魚?
4.    活海瓜子. 真的是活的, 我拿湯匙撥弄水, 海瓜子觸手真的縮了回去.
5.    美金 $50 塊一磅的帝王蟹, 活蹦亂跳的從水箱裡偷爬出來.

 

99-4.jpg

肉品區:
1.    冬天到了. 寧記麻辣鍋底大減價.
2.    切好的涮羊肉片… 看得我口水都要流出來…
3.    英文單字介紹: Beef Pizzle. (不知道狂牛病毒到不到這裡…)
4.    英文單字介紹: Lamb Ball. (好大好大的一顆.)

其他的東西, 倒是沒什麼特別. 沒有傳說中的大華 99 超市 = 很多台灣農委會促銷產品. 也不見正宗的台灣公賣局不加鹽紅標純米酒 (也許是酒牌還沒下來吧). 希望休士頓的大華 99 超市能一步步充實貨源, 什麼黃金梅, 牛舌餅, 新鮮海鰻, 正宗台式香腸, 都能偷偷的上架, 給我們大大的驚喜!

小抱怨: 都什麼年代了, 還店裡不準照像. 害我要閃閃躲躲的拿相機, 一路被規勸五六次. 封你休士頓大華 99 Ranch Market 一個: Not Blogger Friendly.

99-5.jpg

 

99 Ranch Market: 1005 Blalock Rd. Houston, TX 77055-7441. (713) 932-8899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很喜歡唐澤壽明的 ”白色巨塔”, 當然也不會錯過最新的 ”不毛之地”. 姑且不論開局的倒敘歷史. 二戰由日本人口中講來, 侵略者與受害者的角色好像被不倫不類的對調. 幸好編劇作風明快, 羅生門歷史說了一集就快速轉入全劇重點: 商場鬥爭. 而且, 在片尾曲的選用上, 還丟給我一個大驚喜 – 那是多年沒聽的 Waltzing Matilda!

正確來說, 這首歌全名是 Tom Traubert’s Blues. 一般人比較耳熟能響的, 是 Rod Stewart 1992 年的翻唱版. Rod Stewart 嗓音特有的滄桑感, 配上美妙的旋律, 使整首歌像 Eagles 的 Desperado 一般, 適合在深夜四下無人時, 一個人靜靜聆聽, 特別有感覺.  




聽完了Rod Stewart 的普羅大眾優雅 Waltzing Matilda, 讓我們進階到原唱 Tom Waits 的 ”特” 重口味版.





歌詞翻譯:

Tom Traubert's Blues
(Four sheets to the wind in Copenhagen)
(哥本哈根爛醉如泥的日子)

Wasted and wounded,
醉倒 + 受傷,
it ain't what the moon did
不是月亮惹的禍,
I got what I paid for now
全是我自找的,
See you tomorrow,
明天見,
hey Frank, can I borrow
Frank, 我可以找你
A couple of bucks from you?
借些錢嗎?
To go waltzing Matilda, waltzing Matilda
好去流浪,
You'll go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跟我一起去流浪.

I'm an innocent victim of a blinded alley
我一頭鑽進了死胡同,
And I'm tired of all these soldiers here
我對四下陳列的士兵們感到厭煩,
No one speaks English,
沒人會講英文,
and everything's broken
東西一件件殘缺不全,
And my Stacys are soaking wet
我寶貝的 Stacey Adam 名牌鞋也浸濕了,
To go waltzing Matilda, waltzing Matilda
走吧, 讓我們拋開這一切去流浪,
You'll go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跟我一起去流浪.

Now the dogs are barking and the taxi cabs parking
外頭狗在吠, 計程車停在門口,
A lot they can do for me
我真的可以這樣一走了之.
I begged you to stab me,
求求妳, 刺我一刀, (別讓我離開…)
you tore my shirt open
妳扯開了我領口,
And I'm down on my knees tonight
今晚, 我跪在這裡,
Old Bushmills I staggered,
妳灌了我 Old Bushmills 酒,
you buried the dagger
妳埋藏了凶器,
In your silhouette window light
在妳發光的側影中,
To go waltzing Matilda, waltzing Matilda
去流浪,
You'll go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跟我一起去流浪.

Now I've lost my St. Christopher, now that I've kissed her
現在我親了她, 我失去了流浪者的印記,
And the one-armed bandit knows
吃角子老虎機知道,
And the maverick Chinamen,
中國牛仔知道,
and the cold-blooded signs
冷血的告示牌知道,
And the girls down by the strip-tease shows go
脫衣舞孃知道,
Waltzing Matilda, waltzing Matilda
去流浪,
You'll go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妳願意跟我一起去流浪的機率有多高.

No, I don't want your sympathy, the fugitives say
亡命者說道, “我不需要妳的同情”
That the streets aren't for dreaming now
踏上流浪之路後, 沒有做美夢的閒工夫,
And manslaughter dragnets,
獎金獵人,
and the ghosts that sell memories
出賣回憶的鬼魂,
They want a piece of the action anyhow
無論如何都會參一腳, (追趕我)
Go waltzing Matilda, waltzing Matilda
去流浪,
You'll go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跟我一起去流浪.


And you can ask any sailor,
你可以去問任何一個水手,
and the keys from the jailer
獄卒手中的鑰匙,
And the old men in wheelchairs know
或是坐輪椅的老人家都知道,
That Matilda's the defendant,
Matilda 是兇手.
she killed about a hundred
她迷倒了上百人,
And she follows wherever you may go
不管你走到哪裡, Matilda 都在你心理.
Waltzing Matilda, waltzing Matilda
去流浪,
You'll go waltzing Matilda with me
一起去流浪.

And it's a battered old suitcase to a hotel someplace
我像是一只遍體鱗傷的手提箱, 走進某處某旅館,
And a wound that will never heal
我身上的傷痕永遠不會痊癒.
No prima donna,
女主角沒登場,
the perfume is on
我卻能聞道她的氣息,
An old shirt that is stained with blood and whiskey
現在的我, 像是件老舊的, 沾滿污血與威士基酒的襯衫.
And goodnight to the street sweepers,
晚安, (這些窗外走動的) 街道清掃員,
the night watchmen,
守夜者,
flame keepers
顧火種的,
And goodnight, Matilda, too
晚安, (遠方的) Matilda.

呼… 好難翻譯的歌詞. Tom Waits 在 1976 年發表了這首歌後. 從沒好好解釋過涵義. 聽眾只知道 Waltzing Matilda 取自澳洲同名民謠, 是旅行的意思; Four sheets to the wind 是釐語 Three sheets to the wind (醉倒) 的加強版; Tom Waits 曾到過丹麥哥本哈根巡迴演唱. 所以, 有人猜 Tom Waits 在講述一段異國孤獨生活的日子, 有人猜Tom Waits 在回憶一段酒精中毒的歲月, 有人甚至斷言 Tom Waits 有自我毀滅的頃向.

就這樣, 懸案無解了 20 多年. 當然, 能寫出這麼有感覺的歌, 還有另一種可能: 就是費洛蒙作祟! 剛好丹麥當時有著一位女小提琴家, Mathilde Bondo. 所以圈子裡流傳著另一段解釋. 直到 20 多年後的 1998 年, 丹麥廣播電台主持人忍不住直接在節目中 Call Out 給 Mathilde, 一切才真相大白. 1976 年, Tom Waits 有到丹麥做電視節目, 合作的夥伴正是Mathilde Bondo, 談的來的兩個人在錄影後也續攤了很多夜店. 之後發生的, Mathilde 不肯說. 不過 Tom Waits 在專輯發表後, 寄了一份給 Mathilde, 紀念 “a good night out”.

我就說嘛… 除了女人, 還有什麼能讓一個不到 30 歲的小夥子如此掏心掏肺的唱歌? 不過 Tom 老大也真厲害, 這個移自澳洲民謠的 “Waltzing Matilda”, 除了 Matilda 音似 Mathilde, 還真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一個簡單的障眼法, 就誤導聽眾順著澳洲民謠的方向, 胡猜了 20 幾年. 公開傳情, 又沒讓隱私曝光. Tom, 你猛.

後記#1: 我的翻譯, 十足是靠主觀與臆測拼湊出來的. 有機會建議回去看原文, 英文歌詞寫的真的很棒!

後記#2: 想看Mathilde 到底何方神聖, 可以迷的 Tom 團團轉? 請點這裡… 為什麼不直接貼她的照片? 嘿嘿… 想像中的才子佳人羅曼史, 總是比較美. 看到真人, 故事效果可能會打折扣…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Quoted fromtzyywei1311 - NBA非洲天王歐拉諸旺的籃球傳奇故事之四

olajuwon 看到薇笑老師在講前休士頓火箭隊, 非洲天王中鋒歐拉諸旺的故事, 真是勾起我青春熱血, 無限美好的回憶.

第一次認識歐拉諸旺, 是 1987 年暑假看NBA 前一年的西區冠軍賽電視重播. 忘了在傅達仁還是曲自立哪位祖師級轉播人, Olajuwon, Olajuwon 一路的叫囂助威下, 休士頓火箭隊五場就輕鬆結束了如日中天的湖人隊. 那年我剛考上高中, 被望子成龍的老爸老媽送進科見美語加強英文口語對話. 白痴又不求甚解的我, 竟然順著電視轉播的印象, 替自己取名為 “ALargeOne”. 當時還洋洋得意取了個酷斃的英文名字, 現在想起, 真是丟臉丟到家. ALargeOne? 通常中國人是命中注定缺什麼, 就在名字裏補什麼. 我的頭圍已經是那種自己可以說嘴聰明, 別人可以嘲笑下雨不用打傘的等級. 難道是小小年紀就心存邪念… 結果是, 當天就被強迫改名, 結束了 “ALargeOne” 一天的 “美夢”.

上了大學後住校, 打籃球算是 13 張外我們這個墮落寢室最熱衷的活動. 我們三個大男生, 各有各的專長. “X狗” (顧名思義, 就是很喜歡在一旁汪汪叫, 評論這, 指點那的人種) 看似若不禁風, 卻總能在三分線外用中華女籃的姿勢把球丟進. “X匪” 平常最愛穿西裝把妹, 打球時也最快進入氣喘如牛, 被大家笑把妹過頭, 腰已沒力的階段. 可是在他虛脫前, 籃球技術應該是我們三個中最好, 最能投外線的. 而我擅長的, 是防守再防守. 我跳不高, 跑不快. 但是防守的好壞, 有大部分取決於意志力的發揮. 我家的小姐, 第一次現場看我打球, 竟然坐遠遠的不願過來相認. 她說我守人時好像是雙眼發紅抓狂的獅子, 一副要把人吃掉的樣子.

看到這裡, 大家應該能猜到我那時最喜歡的 NBA 球隊. 沒錯, 就是萊利 (Pat Riley) 的紐約尼克隊. 那是由一群出身不好的球員 (史塔克 (John Starks) 與 梅森 (Anthony Mason) 皆出自次級聯盟, 即使是隊中最大牌的尤英 (Patrick Ewing), 也渾身散發著悲劇英雄的味道), 絕對貫徹萊利球過留人, 打死不退鐵血意志, 堆砌出的防守勁旅. 對我們這種先天條件不好的籃球愛好者, 萊利的紐約尼克隊真是 ”希望” 兩個字的代表. 只要室友們能配合一起瘋 (機會不多就是了…), 我們打三對三鬥牛還能學尼克守輪轉式包夾防守, 就算對手能贏, 也讓他們脫層皮. 

1994 年, 趁著喬丹第一次退休圓棒球夢, 尼克隊終於擺脫了被芝加哥公牛擋在東區決賽的宿命, 晉級總冠軍賽, 面對擁有 “夢幻走步” 歐拉諸旺; 常常不知所措, 只會主打一號戰術 (也就是把球丟給歐拉諸旺自由發揮) 的盧弟總教練 (Rudy Tomjanovich); 以及一群我不認得, 也不想花時間認識的 B 咖角色的休士頓火箭隊. 互破主場優勢後, 賽局走到了尼克隊 3 比 2 領先的地步. 第六場決鬥, 在休士頓舉行. 雙方纏鬥到最後 7 秒, 火箭隊領先兩分. 但是, 沒有一個尼克鬥士願意放棄比賽. 暫停後, 萊利果斷的下了戰術. 7 秒鐘的時間, 不只求平手, 還要贏球! 球發進來, 就由當天手感火熱的史塔克, 在 3 分線外做個了斷吧.

之後發生的, 是足以流傳後世的經典畫面. (從尼克迷的角度看來, 那是噩夢中的噩夢…)



完全按萊利教練安排的劇本演出, 史塔克在罰球線後一步接到球, 與守他的球員僵持了兩秒. 深色球衣的 33 號尼克中鋒 ”大猩猩” 尤英上前做了一個高位單擋. 尤英的單擋, 一向是非常的確實. 敵隊後衛球員撞上像小山一般的尤英, 很少還能跟上史塔克. 這時, 史塔克就能用速度擺脫換防他的敵隊中鋒, 飆出空檔, 來個 3 分穿心冷箭. 還記得 10 幾年前的那個瞬間, 我的目光全集中在史塔克身上. 加速, 看到空檔, 起跳到最高點, 手掌完美的一彈, 球出手, 我的心跳剎那間好似要停住一般, 前幾年被喬丹壓制的怨氣, 終於有機會全面出清…

可是, “美夢” 終究是屬於休士頓火箭隊的. 只見 34 號淺色球衣歐拉諸旺的黑手指, 不知從哪裡衝了出來, 輕輕的觸碰到球的下緣. 以現代籃球的標準, 火鍋沒有惡狠狠的搧到二樓觀眾席, 是沒資格上 10 大好球. 可是回去再看一遍重播, 你就可以了解這個火鍋搧的有多不容易. 跟著尤英衝出去的歐拉諸旺, 一開始就下了賭注, 放掉擋人的尤英. (要知道史塔克這時是可以回傳尤英, 讓他在前方視線清空的狀況下, 試著輕鬆追平分.) 面對史塔克的加速, 以及自己急速轉向的需要, 歐拉諸旺一剎那失去了平衡. 但是, 就那麼一大跨步煞車, 急停 90 度轉身, 趁著史塔克屈膝起跳, 在空中到達最高點放球位置前, 歐拉諸旺硬是從零開始加速, 兩步間就追上史塔克, 飛身完成了決定戰局, 集勇氣, 經驗, 與傲人體能的一巴掌.

之後的第七戰, 史塔克有如影片中最後漫無目的飛行的皮球一般, 手感盡失, 投 18 中 2. 火箭隊拿下總冠軍, 尼克諸將錯過了他們最接近冠軍的機會. 有趣的是, 我自己轉了一圈, 竟然在當初大仇敵的大本營休士頓落腳. 看著火箭隊轉入 Steve Francis 時代, 看著 Steve Francis 興高采烈的穿著幸運紫西裝抽中姚明 – 也種下了日後 Steve 被送到奧蘭多的遠因. 曾在圓球發文回擊不經查證, 就嫌棄 Rudy 沒有好好利用姚明的上人… (是的, 就是當初那個我曾鄙視只會出一號戰術, 後來卻深感敬佩的老好人盧弟…), 也曾對火箭請來尤英訓練姚明感到不解 - 他們倆的型好像不合. 時間真是奇妙, 當初的大仇敵, 現在竟然變成了第一支持的家鄉球隊. 就是我對歐拉諸旺的印象一直不好, 總覺得他有些自私. 也許是當年那計無情巴掌搧出來的偏見吧…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如果沒有意外, 如果最後一門課的老師像他長的那麼和善, 我畢業了! 三年半工半讀的煎熬, 終於可以劃下休止符. 雖然在這經濟不景氣的年代, MBA 學位不等於加薪的保證. 但是, 還是很高興完成了階段目標.

搖滾客要有搖滾的慶祝法. 特別改了 ACDC 的這首家喻戶曉的 Its A Long Way To The Top (If You Wanna Rock 'N Roll). 混過 MBA 的先進們, 應該能體會箇中滋味. 黑字是原始歌詞, 藍字是我的唬爛版.





Rolling down the highway, going to a show
Driving down the highway, going to a class
Stopping on the by ways, playing rock n roll
Stopping in the lobby, watching CNN
Getting robbed, getting stoned
Getting bored, making snore
Getting beat up, broken boned
Being smart ass, under a mask
Getting had, getting took
Getting had, getting took
I tell you folks, it's harder than it looks
I tell you folks, it's harder than it looks
It's a long way to the top if you wanna rock n roll
It's a long way to graduate if you're doing MBA
It's a long way to the top if you wanna rock n roll
It's a long way to graduate if you're doing MBA
If you think it's easy doing one night stands
If you think it’s easy saying B-U shit
Try playing in a rock n roll band
Try working in a project team
It's a long way to the top if you wanna rock n roll
It's a long way to graduate if you're doing MBA

Hotel motel, make you wanna cry
Indi, Spanish, make you wanna cry
Baby's on the hard sell, know the reason why
Baby’s in the hot suit, know the reason why
Getting old, getting grey
Getting old, getting grey
Getting ripped off, underpaid
Getting ripped off, underpaid
Getting sold, second hand
Getting sold, second hand
That's how it goes playing in a band
That’s how it goes working in an org.
It's a long way to the top if you wanna rock n roll
It's a long way to graduate if you're doing MBA
It's a long way to the top if you wanna rock n roll
It's a long way to graduate if you're doing MBA
If you wanna be a star of stage and screen
If you wanna be a star in corp. or inc.
Look out it's rough and mean
Look out it's rough and mean
It's a long way to the top if you wanna rock n roll
It's a long way to graduate if you're doing MBA
Gotta tell ya
Gotta tell ya
It's a long way to the top if you wanna rock n roll
It's a long way to graduate if you're doing MBA
It's a long way, it's a long way, it's a long way
It's a long way to graduate if you're doing MBA

 

Have Fun!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Michael Jackson 走了.

剛看到快報, 以為又是一則好萊屋人造新聞. 但是, 這是真的...

貼上我最中意的一段表演: From Motown 25 Years: Yesterday, Today, and Forever.

看看那個起手式, 一白一自然黑的手套, 閃亮的襪子, 0:59 的踢腿, 還有初現人世的 Moonwalk...

一點都不愧對 King of Pop 的稱號.

R.I.P. Michael... 希望下一站, 是個不會讓你在乎膚色與長相的地方.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火箭湖人第七戰前夕, 容我再介紹一遍這隻山寨軍團.

playoff-yao-1.jpg

榮譽團長, 姚 “usually I take a nap” 明

先聲明, 這樣叫姚明沒有半分暗諷或嘲笑的意思, 撇開不擅處理繞前防守, 姚明算是聯盟一等一的進攻利器. 

話說 4 月 30 日, 火箭打贏拓荒者隊, 終於跨過季後賽第一輪. 賽後記者會上, 平日進退得宜, 深受媒體寵愛的姚明, 是這樣描述不想回到拓荒者主場的壓力: “壓力當然有. 讓我舉一個例子. 比賽前, 我會睡午覺. 今天卻比平常早一個半小時醒來. 甚至是在睡夢中, 我還在想比賽…”

這話一出, 現場冷颼颼的一片寒意. 姚大俠, 今天早一個半小時醒來, 難道正常午覺要睡三小時? 這有點久耶. 而且, 美國人不會懂古老東方神秘午睡養生拳法的奧義, 你要記者們怎麼接話.

不知道是不是有睡午覺養生的關係. 對湖人的第一場, 姚明膝蓋受傷後, 硬撐著回到球場, 攻下 6 分, 保住了勝利. 別小看這場大家都認為是趁湖人休息太久偷到的勝場, 它可是替火箭小將們建立了信心.

 

playoff-battier.jpg


香 “Look at my hand” 巴蒂爾

巴蒂爾守 Kobe 的模式很特別. 乍看之下, 像是放投不放切. 為了防止 Kobe 犀利的切入, 他總隔著一定的距離黏著 Kobe. 問題是, Kobe 不是普通人. 放任他做高難度的後仰跳投, 他還是可以一球一球的射死你.

巴蒂爾的無敵續招, 叫做看著我的手, 不要看籃框. 巴蒂爾絕不會輕易的被假動作騙起來, 也不會妄想跳多高去蓋 Kobe 的火鍋, 只要跳到剛剛好手能遮住 Kobe 的眼睛, 其他就一切聽天命. 這樣做還有一個好處, 就是不容易犯那種進算加一的規.

 

playoff-ron_scola.jpg


路易斯 “Foot work” 斯科拉

這個身高不足, 跳不高, 跑不快的阿根廷國寶, 會曾被稱為 NBA 以外最強的籃球員, 靠的就是腳下功夫. 火箭第五戰大敗後, 輿論一面倒的認為火箭底牌翻盡, 第六戰無解. 沒想到, 斯科拉憑著出神入化的腳步, 第一節就灌了 14 分, 殺的湖人措手不及.

斯科拉另一個賴以維生的絕活, 是對籃板球跳動軌跡的預測能力. 常常看到球才碰到籃框, 斯科拉就先大家一步開始往落點移動.

 

playoff-aaron-3.jpg

阿隆 “紅啾啾” 布魯克斯

火箭的當家後衛, 都要有不平凡的穿著品味嗎? 上代的當家後衛 Steve Francis, 穿著一套紫色的西裝, 在抽選秀樂透籤時幸運的摸到頭彩, 選到姚明, 也註定他日後離開火箭的命運. 看著布魯克斯第四戰大發神威後, 穿著一套艷紅的西裝, 戴著醒目的紅啾啾接受訪問, 讓我很懷疑是不是火箭特別幫他配的服飾.

以下是阿泰與布魯克斯合作, 足以名流青史的倒數計時阿里嗚.

 

 

playoff-lowery.jpg

凱爾 “I have innocent eyes” 洛依

別被他的娃娃臉, 大眼睛騙了. 這小子是愛切入挑戰禁區的硬漢. 他的矮壯身材, 與布魯克斯剛好互補, 能提供火箭防守端的助益.

 

chuck_hayes_1.jpg


恰克 “Don’t back on me” 海耶斯
 

6 呎 6 的身材, 打的是中鋒的位置. 你可以在他頭頂得分, 但別奢望你能背對他賣屁股, 往禁區擠.



Carl Landry Dunks On Quentin Richardson.jpg

卡爾 “I can do it” 蘭德里

6 呎 8 的身材, 又是一個身高不足的中前鋒. 他依靠的是拼勁和過人的彈性.

 

playoff-ron_artest_hair-1.jpg


隆 “I did that before” 阿泰斯

以下純屬虛構.

“會不會想挑戰教練權威, 爭做球隊老大?” “I did that before. 但 Rick Adelman 是我在國王隊就共事過的好教練. 今年完全沒想過要這樣做.”

“會不會想發展饒舌歌副業, 然後吵著要退休?” “I did that before. 可是這個球季我試著讓自己專心於球場上.”

“季後賽緊張的氣分中, 會不會想找人打架, 然後雙雙被驅逐出場?” “I did that before. 但是前幾天真冤望! Kobe 先賞我鎖喉霸王肘, 裁判又盼我犯規, 我才會衝上去臉貼臉與 Kobe 理論的. 沒看到我雙手乖乖的, 沒偷打 Kobe 嗎?”




“想不想踹攝影師, 打觀眾, 挑戰禁賽最長紀錄嗎?” “I did that before. 事實上, 我又衝進觀眾席了. 不過結果很歡樂, 與上次在奧本山皇宮完全不同.”



啊, 有一件事忘了提. 阿泰老大, 你那喜歡在兩側 45 度角三分線附近運幾下球, 然後信心滿滿, 拔起來就投的習慣, 是不是也能把它變成過去…

---------------------------------------------------

"The fans were just so happy to get out of the first round and I'm like 'I'm just not happy to just be out of the first round,''' he said. "That's just not our goal here. That's not LA's goal, that's not Boston's goal, that is not Cleveland's goal. That is not our goal.''

當整個休士頓城, 為了火箭隊終於擺脫 12 年來跨不過季後賽第一輪的傳統, 陷入一片狂歡氣分時, Ron Artest 說了這句 ”大頭症” 的話. 是啊, 是啊… 你的目標遠大. 可是火箭隊第二輪的對手, 是今年的 ”真命天子” 湖人耶. 就算最後被剃個光頭回來, 也沒人會怪你.

5 月 15 日, 兩隊三比三平手. 我想, 沒人會懷疑這句話背後包含的滿滿決心. 這批火箭二軍山寨軍團, 已經贏得他們該有的尊敬, 足以扛起火箭先賢留下的 “Clutch City” 大旗.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lou_reed 被許多人唸沒更新部落格. 這樣來說, 最近連音樂也很少聽, 怎麼會有衝動想介紹歌.

好吧, 今天去公司路上, 打開廣播電台, 轉到許久未聽的休士頓調頻 93.7 經典搖滾台. 沒想到, 慘劇就此發生.

這是世界末日嗎?

收音機裡, 不是聽了快十年的 Dean and Roger Show. 而是一個紅脖子德州佬, 和一個嗓音尖細, 狀似同性戀的男子, 喋喋不休的, 用鄉下粗野德州腔調侃歐巴馬. 乍聽之下, 我還以為轉錯台. 結果整整把頻道尋了一整圈, 就是找不著熟悉的聲音.

也不是說 Dean and Roger Show 高級到哪裡去. 這兩個中年男子, 玩來玩去也只有那幾招. 不是打電話給壽星, 用一堆聽友提供, 似真似假的資訊, 把壽星騙得團團轉, 就是讓聽眾 Call In 猜電台新聞女主播的內褲顏色. 再不然, 還會談談休士頓當地的幾個職業球隊, 或是怎麼私釀啤酒. 沒營養的很. 可是, 這兩個主播很識趣, 進音樂絕不拖泥帶水. 上班 20 分鐘的車程, 不管何時切入節目, 總能不用大腦的笑笑, 然後聽幾首好歌. 完全是理想中, 上班族的無壓力熱機頻道.

現在可好了. 這兩個新主持人的風格, 完全和以前電台有意無意宣傳的: 聽老搖滾樂 = 酷老男人的形象不合. 聽那同性戀男連珠炮似的嘮叨, 好像是在聽老婆生氣時的訓話. 有一種千斤鼎, 背後靈上身的壓迫感. 真是何 ”酷” 之有. 不聽他講, 怕錯過音樂; 聽他講, 之後的音樂又變的興味全無. 短短的20 分鐘車程, 好像讓我老了幾歲…

先聲明一句, 我對同性戀沒什麼成見. 小弟很多喜歡的歌, 都是出自於同性戀者之手. 只是今天這個主持人, 妨礙了我享受音樂, 不得不吐吐苦水. 為了平衡, 以下讓我放一首 ”終極” 同性戀之歌: “Walk on the wild side”, by Lou Reed.

 

 

Holly came from miami f.l.a.
Hitch-hiked her way across the U.S.A.
Plucked her eyebrows on the way
Shaved her leg and then he was a she
She says, hey babe,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Said, hey honey,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Candy came from out on the island
In the backroom she was everybodys darling
But she never lost her head Even when she was given head
She says, hey babe,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Said, hey babe,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And the coloured girls g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Little joe never once gave it away
Everybody had to pay and pay
A hustle here and a hustle there
New york city is the place where they said
Hey babe,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I said hey joe,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Sugar plum fairy came and hit the streets
Lookin for soul food and a place to eat
Went to the apollo You should have seen him go go go
They said, hey sugar,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I said, hey babe,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All right,huh

Jackie is just speeding away
Thought she was james dean for a day
Then I guess she had to crash
Valium would have helped that dash
She said, hey babe,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I said, hey honey,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And the coloured girls say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為什麼說這歌是”終極” 同性戀之歌? 因為歌裡的主角們, Holly, Candy, Jackie 等等, 都是有名的變性人. Lou Reed 自己十七歲那年, 還因為同性戀的傾向, 被父母押進醫院, 接受腦部電擊治療.

歌詞中, 充滿了性, 毒品, 男妓, 與種族偏見的暗示, 我就不翻譯了. 有趣的是, 歌並沒有被禁, 反而被各大廣播電台爭相播放. 也許是糜爛的旋律太誘人, 也有一說是當時負責檢查的老先生們, 不知道什麼是 “given head”, 所以歌曲才能安全過關... XD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bs.jpeg 今年超級盃美式足球賽的中場表演, 是由 Bruce Springsteen 擔綱. 自從前幾年 Janet Jackson 在休士頓演出露奶秀後, 這一年一度的大戲都會請老牌搖滾樂手上場 - 今年也不例外. 不過, 我個人對 Bruce Springsteen 12 分鐘的演出, 有些失望. 尤其是選歌, 為什麼不用 “Born to Run” 或是 “Born in the USA” 開場, 然後用我最中意的一首 “Jungleland” 結尾. 這個組合, 絕對是娛樂性與深度兼顧.

這首九分半鐘的 “Jungleland”, 在我心目中, 與 “Stairway to Heaven” 與 “Bohemian Rhapsody” 並列三大最棒 “加長” 版搖滾樂. “Jungleland” 擁有史詩一般, 把故事講得很精采的歌詞, 但是, 它的知名度卻是少的可憐. 來美國快十年, 不知是不是運氣太好, 竟然從沒聽廣播電台放過一次!

廢話不多說, 讓我們來欣賞這首好歌.



The rangers had a homecoming in Harlem late last night
大兵們昨晚深夜回到位於哈林區的老家探親,
And the magic rat drove his sleek machine over the jersey state line
綽號 “魔術鼠” 的小夥子開著他光鮮亮麗的汽車越過了紐澤西州線,
Barefoot girl sitting on the hood of a dodge
(在州線的這一端,) “赤腳女孩” 坐在一台道奇車前蓋上,
Drinking warm beer in the soft summer rain
夏日的綿綿細雨中, 喝著早已不冰涼的啤酒. (等著與 “魔術鼠” 見面?)
The rat pulls into town rolls up his pants
“魔術鼠” 開進了城, 捲起褲管,
Together they take a stab at romance and disappear down flamingo lane
兩人混跡於佛朗明哥街上,  嘗試一段人們所謂的 “浪漫”.

第一段, Bruce 將兩個主角: “魔術鼠” 與“赤腳女孩” 介紹出場. 我特別喜歡 “Barefoot girl sitting on the hood of a dodge, drinking warm beer in the soft summer rain.” 這一句. Bruce 不只把女孩坐在車蓋上等待的畫面, 成功的用文字描繪出來, “warm beer” 與 “soft summer rain”, 更替想像中的畫面加上了觸感 (手掌握著溫啤酒罐, 臉上被小雨輕輕的打著) 與動作 (女孩有一口, 沒一口, 斷斷續續的喝著不再好喝的溫啤酒). 有如畫龍點睛一般, “warm” 與 “soft” 這兩個字將沒有畫面的音樂, 升級成動態的電影.  

Well the maximum lawman run down flamingo chasing the rat and the barefoot Girl
緊隨兩人的足跡, 擁有法律賦予至高無上權力, 凶悍無比的警探, 也湧進了佛朗明哥街.
And the kids round here look just like shadows always quiet, holding hands
(面對警探的追蹤,) “魔術鼠” 與“赤腳女孩” 就像一對成雙的倒影, 總是靜靜的站在一旁, 牽著手.
From the churches to the jails tonight all is silence in the world
從教堂到監獄, 今晚的世界陷於一片寂寥,
As we take our stand down in Jungleland
當我們面對這片都市叢林.

“Jungleland” 裏的 “魔術鼠” 與“赤腳女孩”, 不是什麼活在天堂, 時時為愛忙碌的公主與王子 - 他們只是每天在你我身旁出沒, 為下一餐飯努力的升斗小民. 就像 Bruce 許多其他歌的主角一般, “魔術鼠” 與“赤腳女孩” 有案底, 正在被警察追逐. 這一再出現的設定, 反應出 Bruce 的人生觀. 也許是長期在東北大城奮鬥, 他認為, 只要沒造成大傷害, 沒被警察抓到, 偶而犯一些小惡, 是大都市中求生存之必要.

The midnight gangs assembled and picked a rendezvous for the night
深夜出沒的一幫惡少紛紛現了身, 並挑定今晚的集結地,
They’ll meet `neath that giant Exxon sign that brings this fair city light
他們將在照耀著這個好 (也不能說太好的) 城市的巨大石油公司看板下碰面.
Man there’s an opera out on the turnpike
高速公路旁的劇場正上演著歌劇,
There’s a ballet being fought out in the alley
小巷裏進行的卻是決鬥,
Until the local cops, cherry tops, rips this holy night
直到閃著紅燈的警車, 伴隨著撕裂寧靜夜空的警鳴聲, (衝來阻止一切,)
The streets alive as secret debts are paid
檯面下交縱的恩怨情仇, 帶給了這個城市活力,
Contacts made, they vanished unseen
當你認為稍微窺視到社會的深層, 這一切又在眼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Kids flash guitars just like switch-blades hustling for the record machine
年輕人的手指, 就像是耍彈簧刀, 在吉他上飛快躍動著, 想努力得到唱片公司的青睞.
The hungry and the hunted explode into Rock & Roll bands
飢餓與被後浪追趕的焦慮, 在搖滾樂團團員內心中急速擴大,
That face off against each other out in the street down in Jungleland
這種彼此對立的緊繃張力, 充斥於這片都市叢林的每個街角.

聽到這段, 有沒有覺得很熟悉? 是的, 這首 “Jungleland” 深受電影 “西城故事” (或是說 “羅密歐與茱麗葉”) 影響. 主角也屬於黑幫, 到了夜晚, 也會與同夥成群結黨出來鬼混. 歌詞間, Bruce 特別用 ”對比” 營造 “對立” 的氣氛. 有時對立是 “諷刺” 的: 明明是為城市帶來光明的燈號, 卻被惡少們選為集結地 (They’ll meet `neath that giant Exxon sign that brings this fair city light); 有時對比來自社會階層: 上流社會看歌劇, 惡少忙著決鬥 (Man there’s an opera out on the turnpike, There’s a ballet being fought out in the alley); 有時, “對抗” 是用顏色 (Cherry tops) 與聲音(rips this holy night) 來形容; 有時, “對立” 是無奈的, 明明許多的搖滾樂團還在苦等成名, 後面的年輕小夥子卻迫不及待的跳入這個圈子.

In the parking lot the visionaries dress in the latest rage
停車場內, 有遠見卓識的人們, 身穿最新的流行,
Inside the backstreet girls are dancing to the records that the d.j. plays
後街裏, 女孩們隨著 DJ 撥放的音樂起舞,
Lonely-hearted lovers struggle in dark corners
寂寞的情侶, 在黑暗的角落裏掙扎,
Desperate as the night moves on,
隨著夜幕的降臨, (情侶) 內心更顯絕望,
just a look and a whisper, and they’re gone
剎那間, 他們不見了.

這一段叫做 ”醞釀”. Bruce 為之後精采的結尾, 埋下伏筆. 我的解讀是: 隨著夜晚的來臨, 離 ”魔術鼠” 出發執行幫派任務的時間越來越近. 這次任務不比以往的小惡 - 是他從沒幹過的大案子. 未知的不安, 深深影響這對小情侶, 也讓兩人最後的溫存, 由薩克斯風吹出, 更加纏綿與不捨. 

Beneath the city two hearts beat
城市裏, 兩顆心在跳動,
Soul engines running through a night so tender in a bedroom locked
上鎖的臥室裏, (女孩等待中的) 靈魂, 脆弱的掙扎了一晚,
In whispers of soft refusal and then surrender
從最初的不願相信, 到最後的放棄,
in the tunnels uptown
在城裏的隧道裏,
The rats own dream guns him down
“魔術鼠” 被自己的美夢給毀了
as shots echo down them hallways in the Night
槍聲回盪在夜晚的迴廊中
No one watches when the ambulance pulls away
無人目睹到, 救護車載走 “魔術鼠”,
Or as the girl shuts out the bedroom light
更沒人注意到 “赤腳女孩” 熄滅了臥室燈.

薩克斯風初登場時, 長長的一聲悲鳴, 將歌曲的節奏大幅減慢.  酸甜苦辣, 五味雜陳的旋律, 似乎預告著結局: “魔術鼠” 中槍生死不明, “赤腳女孩” 由緊張, 煎熬, 等到放棄. 兩人最後終究是以悲劇收場. 明天太陽升起, 又是全新的一天 --- 對 “赤腳女孩” 也不例外. 既使她想停下腳步, 追憶兩人的感情, 時間的巨輪必定會推著她往前走. 沒人願意聽她傾訴, 沒有人會在意這一夜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一段前幾句, 其實有別的翻法:
Beneath the city two hearts beat
城市裏, 兩顆心在跳動,
Soul engines running through a night so tender
深夜裏, 兩人的靈魂, 溫柔的交流
In a bedroom locked, in whispers of soft refusal and then surrender
從上鎖的房間, 傳出的輕聲細語, 訴說著男歡女愛的欲迎還拒, 從矜持, 到解放…
這是比較多人接受的解釋. 但我認為, 那段深情的薩克斯風間奏, 已足以描述 “魔術鼠” 與 “赤腳女孩” 間的浪漫, 不需要硬加文字說明. 我的解釋比較能連接上下段…

Outside the streets on fire in a real death waltz
屋外的街道, 華麗的生死鬥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Between flesh and what’s fantasy
一切如真似幻,
and the poets down here
而那些所謂的詩人,
Don’t write nothing at all,
並沒紀錄下什麼,
they just stand back and let it all be
他們只是站在一旁, 看著一切就這樣發生,
And in the quick of the night they reach for their moment
深夜裏, 詩人們良知發現,
And try to make an honest stand
想要盡力嘗試著做些什麼,
but they wind up wounded, not even dead
但最終各個落得片體臨傷, 戰敗而歸, 連光榮戰死沙場的機會也沒有.
Tonight in Jungleland
今晚, 在這個都市叢林裏…

這一段的前兩句寫的好, 當聽到 ”Outside the streets on fire in a real death waltz”, 腦海中還殘留著 “魔術鼠” 幹壞事的影像, 下一句 ”Between flesh and what’s fantasy” 就將聽眾拉回現實. 這裡講的 “詩人”, 不是真的詩人, 而是在一旁聽歌看戲的我們. 相信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 某天晚上, 突然良知發現, 想做所謂 “對” 的, 就像是詩人該紀錄社會灰暗面一般的事, 第二天醒來, 面對老闆, 卻習慣的點頭稱是. 這不正是 “wind up wounded, not even dead”?

以下是 1999 年, 紐約的現場演唱版. 雖然錄像有些雜訊, 但這是 “Jungleland” 號稱最好的現場版.



以下是 1975 年的現場版. Bruce Springsteen 這時才 20 出頭吧, 大家可以看看他那時的青澀. 不過話說回來, 20 出頭就能寫出這麼棒的歌詞, The Boss 真是天才.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明天要跟老婆去加州玩, 熬夜寫完 Stevie Ray, 本想用預設功能一天放一篇出來. 可是, Stevie Ray 的風格就是不保留, 全力以赴. 為了表示對故事主角的尊敬, 我也就一口氣 Po 了七篇.

先祝大家聖誕節 / 新年快樂. 下一次留言, 可能就是 2009 年囉!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stevie-5.jpg 1990 年 8 月 26 日, Stevie Ray Vaughan 受邀參加 Eric Clapton 在 Chicago 北方滑雪度假城 Alpine Valley 舉行的演唱會: An Evening with Eric Clapton and His Band. 表演散場後, Stevie 硬是跟老哥 Jimmie 換了前一班直昇機飛回 Chicago. 有一說是 Stevie 身體不適, 想早點回旅館休息, 另一說是時間晚了, Stevie 想趕緊趕回旅館, 好在住紐約的女友Janna Lapidus 入睡前撥電話給她. 不管是什麼原因, Stevie 坐上的直昇機, 起飛沒多久, 就在大霧中撞上山壁. 沒有爆炸, 沒有 SOS, 二十世紀最後的吉他英雄就這樣走完了他的人生.

所以, 這是魔鬼來兌現契約嗎? 呵呵, 忘了我第一篇寫的傳說吧. 那是一時興起的唬爛 (不覺得一個系列用了兩個 “起” 有點太超過嗎?). Stevie Ray Vaughan 的成功, 歸因於他的天賦, 以及日以繼夜的苦練再苦練. 希望在我寫文章時, 世界上的某個角落, 有另一個天才少年, 也在一遍又一遍的精進他的吉他技巧. 不用再等多久, 又能有另一位吉他英雄, 用全新的技巧與澎湃的熱情, 帶給我有如第一次接觸 Stevie Ray Vaughan 音樂時的震撼與感動.

 

stevie-9.jpg

R.I.P. Stevie Ray

最後的這首歌, 是 Stevie 版的 Voodoo Child (Slight Return). 歌詞 “Cause I’m a voodoo Child” 正是 Stevie 充滿傳說人生的最好註解.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tevie-7.jpg Stevie Ray Vaughan 的 Number One, 是一把吉他 (First Wife 或 Number One). 1973 年, 還在 Austin 奮鬥的 Stevie, 又如往常一般閒逛到樂器行: Ray Henning’s Heart of Texas Music 看吉他. 老闆看到 Stevie 晃進門, 也知道這個窮小子沒錢買, 不過, 在 Austin 這個城市, 你不知道哪天窮小子會突然翻紅...

根據 Stevie 的口述, 他對這把 1959 年製 (也有專家認為是 1963 年製) 的吉他, 一見鍾情. 不論是外觀, 造型, 花紋都是他喜歡的. 更重要的是, 這把吉他有一個相對較粗的柄. 對於有著一雙大手的 Stevie 而言, 握起來感覺更舒服. 回想起當初第一次在Heart of Texas Music 看到 First Wife 的經過, Stevie 說他甚至不用撥旋, 光是看它躺在倉庫裏, 就能確定 Number One 能彈出他想要做的音樂.

於是, Stevie 用他正在使用, 較新的吉他, 歡天喜地的換回了 First Wife (又名 Number One). 不過, 雖然取名為 First Wife, Stevie 對這把吉他一點都不珍惜. 演奏時, 他可以把 First Wife 撞牆, 槌地, 當馬騎, 平時, 又會一時興起做出事後反悔的破壞性修改. First Wife 甚至還被跌落的儀器砸到身首離異過! 還好 Stevie 的吉他技工, 每次都能把 Fist Wife 救回來. 到後來, First Wife 的製造商 Fender 特別替 Stevie 做了一把一模一樣的吉他, 好讓 Stevie 能把 First Wife 留在家裏供養.

stevie-10.jpg

First Wife (Number One)

因為貼在吉他上的Stevie 名字的簡稱 S. R. V. 太招搖, First Love 可算是近代音樂史上最知名的吉他之一. 有一傳說是, Jimmie Vaughan 在 Stevie 死後, 將 First Wife 放入棺木中一起埋入地下. Jimmie 事後澄清, First Wife 被安全的鎖在銀行保險箱裏. 我自己有幸在一次 Dallas 吉他秀中, 近距離目睹了這柄要價一百萬美元的 First Wife, 但是, 沒人知道這柄公開露面的 Number One, 是再製品還是真正的 First Wife.

Stevie 在 Austin 的第一個固定女友是 Lindi Bethel. 這算是一段 “母愛” 多於 “異性相戀” 的關係. 兩人關係最好的時候, 總是在 Stevie 最落魄, 最潦倒時. Stevie 還為了 Lindi 做了以下撥放的有名的 “Pride and Joy”. 問題是, 散仙 Stevie 完成這首歌時, 他與 Lindi 的關係早就結束. 歌曲大功告成的當晚, Stevie 還被當時的女友 Lenora Bailey 趕出家門 – 因為歌不是替她寫的…



Well you've heard about love givin' sight to the blind
My baby's lovin' cause the sun to shine
She's my sweet little thang....
She's my pride and joy
She's my sweet little baby....
I'm her little lover boy

Yeah I love my baby....
Heart and soul
Love like ours won't never grow old
She's my sweet little thang....
She's my pride and joy
She's my sweet little baby....
I'm her little lover boy

Yeah I love my lady....
She's long and lean
You mess with her....
You'll see a man get mean
She's my sweet little thang....
She's my pride and joy
She's my sweet little baby....
I'm her little lover boy

Well I love my baby....
Like the finest wine
Stick with her until the end of time
She's my sweet little thang....
She's my pride and joy
She's my sweet little baby....
I'm her little lover boy

Yeah I love my baby....
Heart and soul
Love like ours won't never grow old
She's my sweet little thang....
She's my pride and joy
She's my sweet little baby....
I'm her little lover boy

Stevie 的老婆, Lenora “Lenny” Bailey, 是印象中 “女人不壞, 男人不愛” 的代表. 這個女人, 是純正的 Party Animal. 有一個傳說是她會答應當時窮小子 Stevie 的求婚, 是因為婚裏完會有更盛大的派對. 她跟著 Stevie 一起嗑藥, 常想介入並控制 Stevie 的音樂事業, 卻從沒耐心做成一件事. 有一次, 正在巡迴演唱的 Stevie 寄了一大筆錢回家要 Lenny 照顧房子, 卻在回家後發現水電全被切斷, 狗跑了, Lenny 也不知去向!  但是, 這就是 Stevie 著迷的女人. Stevie 還寫了一首 Lenny 給她:



Stevie 第二把最愛的吉他, 就是以 Lenny 名 (又叫 Second Love). 這是一把 Stevie 逛當鋪發現的吉他. Lenora 為了給 Stevie 驚喜, 說動吉他技工一起出資買回的. Lenora 事後一直拖著不付錢, 最後, 聽夠了抱怨的 Stevie, 自己挑錢, 再附上一件皮大衣, 才平息了爭執. 日後, Stevie 總會用 Lenny 演奏 Lenny.

stevie-11.gif

Lenny

Stevie 與 Lenny 的婚姻最後以離婚收場. 當 ”迷戀” 變淡時, 當初 Lenny 吸引 Stevie 謎一般的氣質, 都變成了絆腳石. Stevie 最後一位女友 Janna Lapidus, 是他在澳洲巡迴演唱時偶遇的. 出發去演唱會現場時, Stevie 在旅館大廳撇到一位驚為天人的女子, 演唱會結束後, 他特別回到旅館, 坐在大廳, 希望能再見到這名女子… 結果還真的讓他等到了! 從事模特耳工作的 Janna Lapidus 此時還未滿 20 歲. Stevie 和她發展出一段純純的愛. Janna 的支持與照顧, 可以算是 Stevie 成功擺脫毒癮的最重要原因.

但是, 當 Stevie 發生意外後, Jimmi Vaughan 完全否定了 Stevie 與 Janna 曾想結婚的打算. 所以, Janna 沒有分到遺產, 還被趕出 Stevie 的房子, 最後隻身前往日本, 展開她另一段人生.

下一篇, 讓我們為這個系列結尾.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tevie-4.jpg 從 1983 年的 “Texas Flood” 開始, Stevie Ray Vaughan 連續三年推出樂評較好, 市場叫座的專輯 (1984 年的 “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 與 1985 年的 “Soul to Soul”). 很快的, Stevie 一路爬到與他童年學習對象: Albert King, B. B. King, 齊名的地步. 可喜的是, 快速累積名聲沒讓他望本,  Stevie 開始幫助當年啟發他的音樂家們. 早期的藍調音樂家通常是賺不了什麼錢, 所以 Stevie 會利用每個機會, 向他的聽眾重新推薦老藍調樂手. 舉例來說, Stevie 替當年影響他極深的 Lonnie Mack 掛名新專輯 “Strike Like Lightning”  共同製作人. 根據記載, 他這個掛名共同製作人還真的是 “掛名” – 大部分的工作都是 Mack 完成的. 但是他的名聲, 吸引了許多聽眾重新嘗試 Mack 的音樂, 也幫 Mack 重回一線巨星的地位.

在這一片大好的時間點, Stevie 卻發現一個怎麼都搞不懂的問題. 明明專輯賣的一極棒, 演唱會也場場爆滿, 他的財務狀況卻永遠不會由紅轉黑. 如果 Stevie 想買什麼, 經紀人一定會幫他買到, 甚至定期會塞他一堆現金 (早期的窮日子, 造成 Stevie 成名後喜歡藏一些現金在靴子裏以被不時之需). 問題是, 財務報表上的紅字, 背後一群靠他而活的支援部隊, 還有巡迴演唱奢華的開銷, 逼得他不得不馬不停蹄的加開演唱會撈錢. 這三年沒有休息的生活, 更讓 Stevie 的另一個壞習慣, 吸毒, 變本加厲.

Stevie 這個吸毒的壞習慣, 也是跟他的大哥, Jimmie Vaughan 學的. 從青少年開始, Stevie 就離不開毒品. 從最早的演場會表演前吸一口助興, 到後來演唱會中途需要堆一把白粉在放大器上, 隨時補吸. 成名後的壓力, 讓 Stevie 每天清早起床, 一定要喝一杯溶了古柯鹼的威士基酒, 好趕走前晚演唱會或是派對的宿醉與疲勞. 慢慢的, 酒精與毒品開始影響他的吉他演奏, Stevie 的第四張專輯 - Live Alive, 已經需要大量後製修改, 才能上市.  最後, 到了 1986 年, Stevie 在歐洲的巡迴演唱路上開始吐血, 這才終於讓他正視身體的抗議.

Stevie 的第一步是就近求診位於倫敦, 曾經幫 Eric Clapton 遠離毒癮的 Dr. Victor Bloom. 初步診斷的結果, 發現 Stevie 有嚴重的胃穿孔問題. 原來他的胃已經被不斷在內重新結晶的古柯鹼磨穿了. Dr. Victor Bloom 甚至斷言, 如果沒有及早治療, Stevie 活不過一個月! 在英國待到病情穩定後, Stevie 回到美國參加並通過了更嚴格的復健治療. 這次, 他終於戰勝了從青少年時期就開始跟著他的毒癮.

Stevie 事後陳述, 這趟復健療程, 其實是他重新認識自己的旅程. 他終於認清自己還是那個長的不如老哥, 想用吉他證明一切的沒自信青春期男孩. 除了吉他以及演唱會上的高亢情緒外, 他不知道怎麼生活. 於是, 他搬離了孵育他的音樂, 卻助長毒癮的 “嬉皮” 都市奧斯汀, 回到達拉斯母親身邊. 他換了經紀人 (新的經紀人, 是像 Tom Cruise “征服情海” 電影中演的, 牌子小客源少, 但能專心照顧客戶), 與一直鼓勵他吸毒的老婆離婚 (詳情容後再述), 也固定參加戒酒戒毒的聚會, 藉由幫助別人來堅定自己的信念. 這次, 他不是為了讓大家喜歡接受他, 他是為了讓自己更健康, 更能享受生活而奮戰!

現在, 唯一的疑問, 是這個全新的, 演唱會喝 V8 蔬菜汁, 喜歡逛 Whole Food 生機超市的 Stevie (當我讀傳記到這一段, 不禁啞口而笑, 也為他感到高興. 能想像常穿著紅鞋以及一身鮮艷的 Stevie, 在挑有機蔬菜的模樣嗎?), 會不會過的太幸福了. 音樂界流傳著一句話: “You live blue to play blue”. 太幸福的 Stevie, 會不會忘記怎麼製造悲苦動人的藍調樂? 三年後, Stevie 用另一張大受好評的專輯 “In Step” 重回顛峰, 也平息了眾人的疑慮.

以下是 “In Step” 專輯的 “Crossfire”, 最能代表 Stevie 戒毒前的生活.



Day by day night after night....blinded by the neon lights
Hurry here hustling there....no ones got the time to spare
Moneys tight nothing free....wont somebody come and rescue me
I am stranded....caught in the crossfire
Stranded....caught in the crossfire.

Tooth for tooth eye for an eye....sell your soul just to buy buy buy
Begging a dollar stealing a dime....come on cant you see that i
I am stranded....caught in the crossfire
I am stranded....caught in the crossfire.

I need some kind of kindness....some kind of sympathy oh no
Were stranded....caught in the crossfire

Save the strong lose the weak....never turning the other cheek
Trust nobody don’t be no fool....whatever happened to the golden rule
We got stranded....caught in the crossfire
We got stranded....caught in the crossfire
We got stranded....caught in the crossfire
Stranded....caught in the crossfire
Help me

專輯中的另一首 “Riviera Paradise”, 比較偏向靈魂樂風, 是 Stevie 此時平靜心情的最加寫照.



另外, 最讓 Stevie 感到驕傲的, 是他終於說服老哥 Jimmie Vaughan 戒毒. 之後, 兩兄弟共同推出了一張專輯: “Family Style”. 這是 Stevie 搬到奧斯汀後, 就一直想做, 但因為驕傲, 偏見, 忙碌等種種原因一直難產的專輯. 可以想見的是, 終於能和一輩子的終極偶像合作, 是多麼快樂與滿足.

下一篇, 讓我們來看看 Stevie 和他的 “女人” 們.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tevie-3.jpg 經歷了奧斯汀近十年的磨練, Stevie Ray Vaughan 已經準備好了,他的樂團 Double Trouble 也終於固定了人手: 貝斯手 Tommy Shannon 和鼓手 Chris Layton. 現在唯一缺的是能讓他從奧斯汀躍上全國舞台的機會. 終於, 這個機會, 在 1980 年降臨在 Stevie 身上.

Stevie 的經紀人 Chesley Millikin, 與 Rolling Stone 的主唱 Mick Jagger 有些交情. 在一次馬會上, Chesley 聽到 Mick Jagger 抱怨越來越難聽到原創性十足的音樂. 於是, 他抓住機會把 Stevie 塞給 Mick. 根據記載, Mick 第一次聽 Stevie 現場表演, 就十分滿意. 他竟然在鐘點數到了後不讓 Stevie 下台, 甚至對 Pub 老闆嗆聲: “讓 Stevie 繼續表演, 如果你執意要讓下一個樂團上, 我現在就掏錢買下你的 Pub…:p”. Mick 的原意是要把 Stevie 拉近自己的唱片公司, 不過兩人背後的經紀公司, 從沒談成合約. 反倒是在一次 Mick 的紐約私人派對上, Stevie 預見了下一個貴人: Jerry Wexler.

Jerry Wexler 是個唱片製作人, 雖然很中意 Stevie 的音樂, 可是沒辦法說服老闆簽下 Stevie. 於是, 基於識英雄, 惜英雄, Jerry 透過自己的人脈, 硬把 Stevie 安插進在歐洲頗負盛名的瑞士 Montreux Jazz Festival 1982 年表演名單裏. 這是 Montreux Jazz Festival 20 幾年來第一次邀請沒有唱片合約的樂團與會表演, 也是 Stevie 第一次出國. 可惜, 兩方的第一次並沒有產出幸福快樂的結果. 當時歐洲的觀眾, 還不能接受這種大音量, 高強度的藍調表演. Stevie & Double Trouble 竟然是被 “Boo” 聲噓下台的! 不過, 話說回來, 藍調是一種訴說悲苦的音樂. 我認為, “Boo” 聲總比粉絲的尖叫, 更適合當藍調音樂家的出場配樂…J

以下就是 Stevie 在 Montreux 的表演片段. 時間軸拉到最後, 你可以聽到有名的 “Boo”.



還好混雜在 “Boo” 聲不絕的觀眾裏, 有著兩位貴客. 第一位貴客是 David Bowie. 早以名滿天下的 David “Ziggy Stadust” Bowie 對 Stevie 駕馭吉他的能力感到印象深刻, 他於是主動現身邀請 Stevie 參加自己下一張專輯 “Let’s Dance” 的製作. 此專輯中, 由 Stevie 擔任主吉他手的同名單曲 “Let’s Dance”, 日後成為 David Bowie 生涯賣的最好的一首歌. 但是, 一半是基於 Stevie 對 Bowie 音樂的不認同 (太娘了…J), 一半是為了與自己好不容易組起來的 Double Trouble 繼續合作, Stevie 放棄了與 Bowie 繼續合作的機會. 儘管Let’s Dance 專輯大賣, 最後 Stevie 只分到極少的回報 (有一說是 $300 美金). 這也難怪當時還沒富起來的 Stevie, 看到 Bowie 在以下的 MV 中故作彈吉他狀, 會勃然大怒.



Montreux 的另一個貴客是 Jackson Brown. 他也很喜歡 Stevie 的音樂 - 喜歡到答應 Stevie 免費使用他位於 LA 的錄音室. Stevie 利用這個機會, 錄製了他第一張專輯 “Texas Flood”. 有趣的是, 之前拒絕 David Bowie 的舉動, 竟然成了加分. 一堆人抱著想要一窺這個帶種德州小子是 ”真天才” 還是 “真白癡” 的疑問, 變相的幫 Stevie 做了最好的宣傳. 

以下撥放的是 Stevie Ray Vaughan 第二張專輯中的經典單曲. 這首 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 替 Stevie 贏了不少獎.

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



Runnin' through this business of life,
rarely time if I'm needed to
Ain't so funny when things ain't feelin' right,
then daddy's hand helps to see me through
Sweet as sugar love won't wash away,
rain or shine, it always here to stay
All these years you and I've spent together,
all this, we just 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

Like a train that stops at every station,
we all deal with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Fear hangs the fellow that ties up his years,
entangled in yellow and cries all his tears
Changes come before we can grow,
learn to see them before we're too old
Don't just take me for tryin' to be heavy,
understand, it's time to get ready for the storm

沒時間翻譯了. 以後再做吧. 下一篇讓我們來看看 Stevie 成名後的遭遇.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tevie - jimmie.jpg Stevie Ray Vaughan 生長於德州北方重鎮達拉斯的一個藍領家庭. 童年的 Stevie, 從不像他俊俏且充滿親合力的哥哥 Jimmie Vaughan 一般, 引人注目. 他有著一張平凡的臉, 長得不整齊的牙齒, 遺傳自媽媽稍微敏感害羞的個性, 再加上因為從不投入, 所以不曾突出的學業, 橫豎看都不是出類拔萃的料. 可是, 當 Stevie 隨著哥哥 Jimmie 的腳步, 拾起吉他後, 一切都變了.

事實上, Jimmie 會開始彈吉他, 完全出自於意外. 一次嚴重運動傷害後, 臥床的 Jimmie 收到父親朋友 Stevenson 半開玩笑的禮物: 一把只剩三根旋的報廢吉他. “Play this, it won’t hurt you.” 沒想到, 一個月後, 憑著模仿電台廣播, Jimmie 竟然能把三根旋的吉他彈的有模有樣. Stevenson 十分驚訝於 Jimmie 的天賦, 於是花錢把三旋報廢吉他修好. 這就是 Vaughan 家第一把吉他的由來.

Stevie 從小就看著哥哥一遍一遍的放唱片, 臨摹指法. 也看著青少年時期的 Jimmie 組團, 打進達拉斯 Pub 界, 甚至賺到比老爸還多的薪水. 所以, 當 Stevie 接收了 Jimmie 淘汰的吉他, 他也開始了相類似的歷程. Stevie 的吉他啟蒙老師, 不是他哥哥 (小有名氣的 Jimmie 怎麼會有時間…), 也不是一般青少年常用的吉他自學教本 (他的偶像哥哥對他說過, 教本裏的音符不代表音樂的全貌…). 他的老師是 Jimmie 四處蒐集來的藍調音樂唱片! 他可以一遍又一遍的聆聽喜歡的歌曲, 放慢唱片轉速好讓自己跟上指法, 也可以悶著頭反覆練習, 直到自己的吉他可以製造出與唱片中相同的旋律.

Stevie 臨摹的對象很廣泛, 從藍調音樂宗師級的 B. B. King, Albert King, 藍調搖滾先鋒 Lonnie Mack, 到德州本土吉他英雄 Freddie King, 都是他學習的對象. 此外, 就像當時同年齡的青少年一般, Stevie 經歷了 Jimi Hendrix: Are you Experienced 的震撼. 根據傳說, Vaughan 兄弟的第一張 Jimi Hendrix 唱片是哥哥 Jimmie 從外面 “撿” 回來的. 兩兄弟把這張來自垃圾桶的唱片放上唱盤, 馬上被 Purple Haze 這首歌深深的吸引住. 年紀較大的 Jimmie, 18 歲那年 (1969) 還有幸替 Jimi Hendrix 做過暖場樂團, 甚至交換特效腳踏板. 小三歲的 Stevie 就沒這種機會 (Jimi Hendrix 早死…). 不過, 他花在臨摹的時間可不在少數, 日後 Stevie 自己的專輯, 就收錄了不少 Jimi Hendrix 的歌 (Vodoo Child, Small Wing, 3rd Rock from the Sun…). 甚至還贏得一個 “最接近 Jimi Hendrix 的男人” 的稱號. (Jimi Hendrix 之於搖滾樂界, 就像 Michael Jordan 之於籃球界. 那 Stevie Ray Vaughan 不就成了 Kobe Bryant…J)

17 歲那年, Stevie 再次跟著 Jimmie 的腳步, 輟學並搬到奧斯汀發展. 當時的奧斯汀, 是德州最 “嬉皮” 的城市. 不像達拉斯只喜歡聽排行榜音樂的聽眾, 奧斯汀這個大學城的聽眾, 比較能接受實驗性音樂. 在這個新音樂的溫床中, Stevie 經歷了他的音樂人生中極重要的十年. 他參加過團隊, 最後也自己組團. 他簽了經紀人約, 也遇到了日後的老婆 Lenora “Lenny” Bailey. 更重要的是, 他確立了藍調音樂 (當時藍調已將主流音樂的寶座讓給 Metal 和 Rock & Roll. Stevie 是 ”藍調復興” 運動中最重要的角色.) 是他的終生志向, 也克服了害羞, 不愛鎂光燈, 喜歡躲在人群中的天性, 開始唱歌 (不過歌喉不怎麼突出就是了…).

以下的 Cold Shot 是 Stevie 第二張專輯 “Couldn’t Stand the Weather” 中的經典. 就像 MV 中的情節一般, Stevie 到此二十幾年人生的注意力, 一直集中在吉他上.





Once was a sweet thing baby
曾經, 妳的愛是這麼的甜美,
Held out her lovin' in our hands
曾經, 妳把愛交給了我,
Now I reach to kiss your lips
現在, 我俯身親妳,
The touch don't mean a thing
這樣的肌膚之親卻不再有任何的感覺.

And that's a cold shot, baby
寶貝, 這是事實,
Yeah, that's a drag
這是個令人不舒服的事實.

A cold shot, baby
寶貝, 這是事實,
I let our love go bad
我錯過了妳的愛.

Remember the way that you loved me
記得妳怎麼愛我的嗎?
Do anything I said
我說什麼, 妳就做什麼.
Now I see you out somewhere
妳現在變得心不在焉,
You won't give me the time of day
已不花時間在我身上.

And that's a cold shot, darlin'
寶貝, 這是事實,
Yeah, that's a drag
這是個令人不舒服的事實.

And that's a cold shot, baby
寶貝, 這是事實,
We let our love go bad
我錯過了妳的愛.

I really meant I was sorry
我真的想說聲抱歉.
For ever causin' you pain
對我造成的痛苦.
You showed your appreciation
妳了解了我的心意,
By walkin' out anyway
卻還是轉頭就走.

And that's a cold shot, baby
寶貝, 這是事實,
Yeah, that's a drag
這是個令人不舒服的事實.

And that's a cold shot, baby
寶貝, 這是事實,
We let our love go bad
我錯過了妳的愛.

So sad, Too bad, So sad
真慘…

Don't let our true love run cold, baby...
寶貝, 別讓我們的真愛冷卻.

下一篇, 讓我們快轉到 1980 年. 在這一年, Stevie Ray Vaughan 碰到了他事業轉紅的契機.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tevie-1.jpg藍調音樂的發源地: 美國南方密西西比河下游三角洲地帶, 流傳著一個傳說. 如果你想要憑藉藍調音樂出名, 就選一個萬里無雲的月圓夜晚, 帶著吉他, 找一個荒郊野地的十字路口, 靜靜的站著等候. 如果運氣好, 你會碰到一位相貌猬瑣的男人從十字路口那一端慢步走來. 這時候, 你要用盡一切方法, 說服他幫你做吉他調音. 如果成功了, 保證你能靠著這柄吉他成名, 富裕一生. 但是, 這個男人可不是什麼好心的吉他之神下凡 - 他是薩旦的化身. 當時候到了, 他會從你身邊帶走一樣東西做回報. 那可能是你失足從十幾層樓跌下的愛子, 也可能是你最寶貴的生命.

當然, 沒有一位成名的藍調樂手, 會承認與魔鬼簽過這個契約. 但是, 曾經有一位號稱 “藍調史上最棒的吉他手”: Stevie Ray Vaughan, 一輩子被各種相類似的傳說軼聞所圍繞. 好比說不在樂器行, 而是在當鋪裏找到鍾愛的吉他. 或是上場前發現指甲斷裂, 硬用快乾膠把指甲黏回, 好繼續表演. 還有初登國際舞台, 就得到藍調樂手的最高榮譽 – 被噓下台. 以及當 Stevie 好不容易痛下決心, 成功的擺脫毒癮, 卻搭上了一台原本不該他乘坐的直升機, 在大霧中跌落山谷, 提早結束了絢爛的一生. 這一切的一切, 不禁讓我懷疑, 是不是真有這份魔鬼契約的存在.

下面這段音樂, 也被列為傳奇之一. 它是 Stevie 在 1983 年於多倫多夜店 El Mocambo 表演的 Little Wing (Jimi Hendrix 原創). 明明是經典的大作, 卻一再因為不明原因, 被排除於正式專輯或是演唱會 DVD 中. 也許 Stevie 想留著等上天堂後表演給有著 little wing 的天使們聽吧…J

整段表演最精彩的地方, 是從影片 3:00 開始的一分鐘. 這段本該是歌曲起承轉合的 ”低調” 轉段, Stevie 憑藉著飛快精準的指法 (仔細看, 他的指法快到有殘影), 把這段詮釋的如泣如訴, 蕩氣迴腸. 加上看著影片中沿著 Stevie 臉頰不斷滴下的汗水, 就算音量減小了, 也不讓人有絲毫放鬆的感覺. Stevie 一定很滿意自己的表現. 把影片時間軸轉到 3:08, 你可以看到 Stevie 對貝斯手眠腆的一笑, 好像是在說: See… I can do it!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exas_lone_star.jpeg 這裏有一個選擇題: 那一個德州出產的樂團 / 歌手, 最能代表德州的文化?

A.    Whitney Houston
B.    Beyonce
C.    Dixie Chicks
D.    Janis Joplin
E.    ZZ Top
F.    Stevie Ray Vaughan

如果選 A. 恭喜你, 你跟我一樣冷.  姓 Houston 不一定出產於德州.

Beyounce 倒是土生土長的休士頓驕傲. 不過她的歌比較像是好萊屋出品的主流音樂.

Dixie Chicks 來自達拉斯, 唱的是德州牛仔的最愛: 鄉村音樂. 可是, 自從前幾年批評德州之光: 偉大的布希總統後, 有那個德州人還願意以 Dixie Chicks 為榮? (根據市調, 76% 的粉絲表示: 如果可以, 想要退還已買的 Dixie Chicks 專輯. “If I could, I’d take my CDs back.”)

來自於德州西部石化工業小鎮 Port Arthur 的 Janis Joplin, 擁有我一級喜歡的歌喉. 問題是, 她是在舊金山發跡的. 說她是德州音樂代表, 恐怕加州人會不服氣.

如果你的選擇是 ZZ Top, 讓我們握個手. 你我可能有相類似的音樂品味.

Stevie Ray Vaughan 是我心目中的標準答案. 他的德州藍調吉他演奏, 總散發著源源不絕的澎湃熱情. 而且, 他總利用每個機會把吉他飆到最高速度與最大音量, 像是每分每秒都想把自己的人生與體驗掏出來與聽眾交心. 這種毫不保留的直率, 正是粗曠, 大就是美的德州文化的最佳表徵. (還有他的穿著, 很像德州家裡後院挖到石油的暴發戶鄉巴佬…)

下面的這首 Texas Flood, 是早期廣為流傳的傳統藍調音樂. 因為 Stevie Ray 的表演版本實在是太精彩, 很多人都誤認為這是他的創作.

歌詞翻譯:

Well there's floodin' down in Texas
德州正在鬧水災,
All of the telephone lines are down
所有的電話線都不通了.
Well there's floodin' down in Texas
德州正在鬧水災,
All of the telephone lines are down
所有的電話線都不通了.
And I've been tryin' to call my baby
我試著打電話給我的寶貝,
Lord and I can't get a single sound
但電話就是接不通.

Well dark clouds are rollin' in
烏雲越積越多,
Man I'm standin' out in the rain
我站在雨裏.
Well dark clouds are rollin' in
烏雲越積越多,
Man I'm standin' out in the rain
我站在雨裏.
Yeah flood water keep a rollin'
大水持續的流進來,
Man it's about to drive poor me insane
我快抓狂了.

Well I'm leavin' you baby
寶貝我要離開妳,
Lord and I'm goin' back home to stay
回我的老家去.
Well I'm leavin' you baby
寶貝我要離開妳,
Lord and I'm goin' back home to stay
回我的老家去.
Well back home are no floods or tornados
回到不但沒有洪水和龍捲風,
Baby and the sun shines every day
不缺寶貝以及每天陽光普照的老家.

這個版本, 收錄於 Stevie Ray Vaughan & Double Trouble - Live at the El Mocambo 1983. 根據傳說, Stevie 事前不知現場會有攝影機, 所以也沒準備什麼特別的橋段 (影片 7:32 開始的背後彈吉他神功, 是 Stevie 每次演奏 Texas Flood 都會秀的). 他只是照慣例, 把吉他獨奏搞的又長又勁爆. 甚至在命運中註定的直升機意外發生前, Stevie 都覺得這場表演不夠好, 不值得出 DVD 撈錢. 不過, 在 DVD 問世後, 這版有著最長前奏的 Texas Flood, 已經被公認是最精彩, 最能代表 Stevie 演奏風格的一版.

OK. 這就是我的 Stevie Ray Vaughan 六部曲前篇. 希望在下學期開學前, 我能寫完這位德州吉他英雄.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