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 Aaron 出生時黃疸素偏高, 前兩個禮拜被密集檢查, 抽了三次血. 說到嬰兒抽血, 還真是驚心動魄. 只見護士往 Aaron 腳跟劃了一刀 (腳跟的血管比較粗), 然後抓住腳板, 使勁的往小腿推. 每次腳趾接觸到小腿骨, 腳跟就滲出一滴巨大的血球. 還好老婆做月子, 躺在床上不能跟, 不然看到這光景, 不淚流滿面才怪. 至於 Aaron, 因為神經沒長好, 根本不覺得痛. 常常我看的心驚膽跳, 他卻閉上眼睛睡著了.

兩個月後第一次回診打疫苗, 護士手法特別. 她把 Aaron 放在架高的診療檯邊, 再把懸空的兩隻小腿向下彎, 用力往床緣按, 大腿的肌肉自然就拱起來方便注射. 這也是我第一次見識到嬰兒的超短記憶, 打完針數三秒, Aaron 已經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一般, 雙手飛舞, 自顧自的玩起來.

 

002.jpg 

第一針

 

001.jpg

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腿上有三道繃帶?

 

四個月後第二次回診, 聽過太多小朋友看見醫院白色建築物就開始哭鬧的例子, 老婆和我還特地一路把嬰兒車加蓋, 希望 Aaron 看不見東西, 不留下壞印象. 結果是完全沒用: 嬰兒第六感比大人靈敏, 一進醫院, 就感覺到空氣中緊張的氣分, 也就跟著開始緊張. 第二次打針的反應與第一次有何不同? 四個月大的 Aaron 已經學會撒嬌, 打完針哭著就是要媽媽抱. 窩在媽媽懷裡, 竟然還敢惡狠狠的瞪了護士一眼. 希望 Aaron 的選擇性記憶不要記住護士, 不然我們每次帶他回診都要聽他哭鬧了.

 

005.jpg

又來了...

 

004.jpg

還有口服的

 

003.jpg

我要媽媽... 嗚...

 

OK. Aaron, 為了紀念你第一次打針, 老爸特別改了周董的老梗情歌: “最長的電影” 給你. (本來想改全首的, 可是實在是太忙了, 你就將就點, 接受副歌吧…)



 


再給我三秒鐘, 讓我把刺痛都隨風.
別貼上了繃帶, 那膠會黏腿要我怎麼忘記.
記得妳叫我再來吧, 兩個月後我再來吧.
妳說妳打針 不是因為心狠.


PS. 寫著寫著突然想到, 周董 07 年的歌如果是老梗, 我每天在聽的 70 年代 Classic Rock 不成了老梗搖滾…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