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d fromtzyywei1311 - NBA非洲天王歐拉諸旺的籃球傳奇故事之四

olajuwon 看到薇笑老師在講前休士頓火箭隊, 非洲天王中鋒歐拉諸旺的故事, 真是勾起我青春熱血, 無限美好的回憶.

第一次認識歐拉諸旺, 是 1987 年暑假看NBA 前一年的西區冠軍賽電視重播. 忘了在傅達仁還是曲自立哪位祖師級轉播人, Olajuwon, Olajuwon 一路的叫囂助威下, 休士頓火箭隊五場就輕鬆結束了如日中天的湖人隊. 那年我剛考上高中, 被望子成龍的老爸老媽送進科見美語加強英文口語對話. 白痴又不求甚解的我, 竟然順著電視轉播的印象, 替自己取名為 “ALargeOne”. 當時還洋洋得意取了個酷斃的英文名字, 現在想起, 真是丟臉丟到家. ALargeOne? 通常中國人是命中注定缺什麼, 就在名字裏補什麼. 我的頭圍已經是那種自己可以說嘴聰明, 別人可以嘲笑下雨不用打傘的等級. 難道是小小年紀就心存邪念… 結果是, 當天就被強迫改名, 結束了 “ALargeOne” 一天的 “美夢”.

上了大學後住校, 打籃球算是 13 張外我們這個墮落寢室最熱衷的活動. 我們三個大男生, 各有各的專長. “X狗” (顧名思義, 就是很喜歡在一旁汪汪叫, 評論這, 指點那的人種) 看似若不禁風, 卻總能在三分線外用中華女籃的姿勢把球丟進. “X匪” 平常最愛穿西裝把妹, 打球時也最快進入氣喘如牛, 被大家笑把妹過頭, 腰已沒力的階段. 可是在他虛脫前, 籃球技術應該是我們三個中最好, 最能投外線的. 而我擅長的, 是防守再防守. 我跳不高, 跑不快. 但是防守的好壞, 有大部分取決於意志力的發揮. 我家的小姐, 第一次現場看我打球, 竟然坐遠遠的不願過來相認. 她說我守人時好像是雙眼發紅抓狂的獅子, 一副要把人吃掉的樣子.

看到這裡, 大家應該能猜到我那時最喜歡的 NBA 球隊. 沒錯, 就是萊利 (Pat Riley) 的紐約尼克隊. 那是由一群出身不好的球員 (史塔克 (John Starks) 與 梅森 (Anthony Mason) 皆出自次級聯盟, 即使是隊中最大牌的尤英 (Patrick Ewing), 也渾身散發著悲劇英雄的味道), 絕對貫徹萊利球過留人, 打死不退鐵血意志, 堆砌出的防守勁旅. 對我們這種先天條件不好的籃球愛好者, 萊利的紐約尼克隊真是 ”希望” 兩個字的代表. 只要室友們能配合一起瘋 (機會不多就是了…), 我們打三對三鬥牛還能學尼克守輪轉式包夾防守, 就算對手能贏, 也讓他們脫層皮. 

1994 年, 趁著喬丹第一次退休圓棒球夢, 尼克隊終於擺脫了被芝加哥公牛擋在東區決賽的宿命, 晉級總冠軍賽, 面對擁有 “夢幻走步” 歐拉諸旺; 常常不知所措, 只會主打一號戰術 (也就是把球丟給歐拉諸旺自由發揮) 的盧弟總教練 (Rudy Tomjanovich); 以及一群我不認得, 也不想花時間認識的 B 咖角色的休士頓火箭隊. 互破主場優勢後, 賽局走到了尼克隊 3 比 2 領先的地步. 第六場決鬥, 在休士頓舉行. 雙方纏鬥到最後 7 秒, 火箭隊領先兩分. 但是, 沒有一個尼克鬥士願意放棄比賽. 暫停後, 萊利果斷的下了戰術. 7 秒鐘的時間, 不只求平手, 還要贏球! 球發進來, 就由當天手感火熱的史塔克, 在 3 分線外做個了斷吧.

之後發生的, 是足以流傳後世的經典畫面. (從尼克迷的角度看來, 那是噩夢中的噩夢…)



完全按萊利教練安排的劇本演出, 史塔克在罰球線後一步接到球, 與守他的球員僵持了兩秒. 深色球衣的 33 號尼克中鋒 ”大猩猩” 尤英上前做了一個高位單擋. 尤英的單擋, 一向是非常的確實. 敵隊後衛球員撞上像小山一般的尤英, 很少還能跟上史塔克. 這時, 史塔克就能用速度擺脫換防他的敵隊中鋒, 飆出空檔, 來個 3 分穿心冷箭. 還記得 10 幾年前的那個瞬間, 我的目光全集中在史塔克身上. 加速, 看到空檔, 起跳到最高點, 手掌完美的一彈, 球出手, 我的心跳剎那間好似要停住一般, 前幾年被喬丹壓制的怨氣, 終於有機會全面出清…

可是, “美夢” 終究是屬於休士頓火箭隊的. 只見 34 號淺色球衣歐拉諸旺的黑手指, 不知從哪裡衝了出來, 輕輕的觸碰到球的下緣. 以現代籃球的標準, 火鍋沒有惡狠狠的搧到二樓觀眾席, 是沒資格上 10 大好球. 可是回去再看一遍重播, 你就可以了解這個火鍋搧的有多不容易. 跟著尤英衝出去的歐拉諸旺, 一開始就下了賭注, 放掉擋人的尤英. (要知道史塔克這時是可以回傳尤英, 讓他在前方視線清空的狀況下, 試著輕鬆追平分.) 面對史塔克的加速, 以及自己急速轉向的需要, 歐拉諸旺一剎那失去了平衡. 但是, 就那麼一大跨步煞車, 急停 90 度轉身, 趁著史塔克屈膝起跳, 在空中到達最高點放球位置前, 歐拉諸旺硬是從零開始加速, 兩步間就追上史塔克, 飛身完成了決定戰局, 集勇氣, 經驗, 與傲人體能的一巴掌.

之後的第七戰, 史塔克有如影片中最後漫無目的飛行的皮球一般, 手感盡失, 投 18 中 2. 火箭隊拿下總冠軍, 尼克諸將錯過了他們最接近冠軍的機會. 有趣的是, 我自己轉了一圈, 竟然在當初大仇敵的大本營休士頓落腳. 看著火箭隊轉入 Steve Francis 時代, 看著 Steve Francis 興高采烈的穿著幸運紫西裝抽中姚明 – 也種下了日後 Steve 被送到奧蘭多的遠因. 曾在圓球發文回擊不經查證, 就嫌棄 Rudy 沒有好好利用姚明的上人… (是的, 就是當初那個我曾鄙視只會出一號戰術, 後來卻深感敬佩的老好人盧弟…), 也曾對火箭請來尤英訓練姚明感到不解 - 他們倆的型好像不合. 時間真是奇妙, 當初的大仇敵, 現在竟然變成了第一支持的家鄉球隊. 就是我對歐拉諸旺的印象一直不好, 總覺得他有些自私. 也許是當年那計無情巴掌搧出來的偏見吧…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