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jpeg 今年超級盃美式足球賽的中場表演, 是由 Bruce Springsteen 擔綱. 自從前幾年 Janet Jackson 在休士頓演出露奶秀後, 這一年一度的大戲都會請老牌搖滾樂手上場 - 今年也不例外. 不過, 我個人對 Bruce Springsteen 12 分鐘的演出, 有些失望. 尤其是選歌, 為什麼不用 “Born to Run” 或是 “Born in the USA” 開場, 然後用我最中意的一首 “Jungleland” 結尾. 這個組合, 絕對是娛樂性與深度兼顧.

這首九分半鐘的 “Jungleland”, 在我心目中, 與 “Stairway to Heaven” 與 “Bohemian Rhapsody” 並列三大最棒 “加長” 版搖滾樂. “Jungleland” 擁有史詩一般, 把故事講得很精采的歌詞, 但是, 它的知名度卻是少的可憐. 來美國快十年, 不知是不是運氣太好, 竟然從沒聽廣播電台放過一次!

廢話不多說, 讓我們來欣賞這首好歌.



The rangers had a homecoming in Harlem late last night
大兵們昨晚深夜回到位於哈林區的老家探親,
And the magic rat drove his sleek machine over the jersey state line
綽號 “魔術鼠” 的小夥子開著他光鮮亮麗的汽車越過了紐澤西州線,
Barefoot girl sitting on the hood of a dodge
(在州線的這一端,) “赤腳女孩” 坐在一台道奇車前蓋上,
Drinking warm beer in the soft summer rain
夏日的綿綿細雨中, 喝著早已不冰涼的啤酒. (等著與 “魔術鼠” 見面?)
The rat pulls into town rolls up his pants
“魔術鼠” 開進了城, 捲起褲管,
Together they take a stab at romance and disappear down flamingo lane
兩人混跡於佛朗明哥街上,  嘗試一段人們所謂的 “浪漫”.

第一段, Bruce 將兩個主角: “魔術鼠” 與“赤腳女孩” 介紹出場. 我特別喜歡 “Barefoot girl sitting on the hood of a dodge, drinking warm beer in the soft summer rain.” 這一句. Bruce 不只把女孩坐在車蓋上等待的畫面, 成功的用文字描繪出來, “warm beer” 與 “soft summer rain”, 更替想像中的畫面加上了觸感 (手掌握著溫啤酒罐, 臉上被小雨輕輕的打著) 與動作 (女孩有一口, 沒一口, 斷斷續續的喝著不再好喝的溫啤酒). 有如畫龍點睛一般, “warm” 與 “soft” 這兩個字將沒有畫面的音樂, 升級成動態的電影.  

Well the maximum lawman run down flamingo chasing the rat and the barefoot Girl
緊隨兩人的足跡, 擁有法律賦予至高無上權力, 凶悍無比的警探, 也湧進了佛朗明哥街.
And the kids round here look just like shadows always quiet, holding hands
(面對警探的追蹤,) “魔術鼠” 與“赤腳女孩” 就像一對成雙的倒影, 總是靜靜的站在一旁, 牽著手.
From the churches to the jails tonight all is silence in the world
從教堂到監獄, 今晚的世界陷於一片寂寥,
As we take our stand down in Jungleland
當我們面對這片都市叢林.

“Jungleland” 裏的 “魔術鼠” 與“赤腳女孩”, 不是什麼活在天堂, 時時為愛忙碌的公主與王子 - 他們只是每天在你我身旁出沒, 為下一餐飯努力的升斗小民. 就像 Bruce 許多其他歌的主角一般, “魔術鼠” 與“赤腳女孩” 有案底, 正在被警察追逐. 這一再出現的設定, 反應出 Bruce 的人生觀. 也許是長期在東北大城奮鬥, 他認為, 只要沒造成大傷害, 沒被警察抓到, 偶而犯一些小惡, 是大都市中求生存之必要.

The midnight gangs assembled and picked a rendezvous for the night
深夜出沒的一幫惡少紛紛現了身, 並挑定今晚的集結地,
They’ll meet `neath that giant Exxon sign that brings this fair city light
他們將在照耀著這個好 (也不能說太好的) 城市的巨大石油公司看板下碰面.
Man there’s an opera out on the turnpike
高速公路旁的劇場正上演著歌劇,
There’s a ballet being fought out in the alley
小巷裏進行的卻是決鬥,
Until the local cops, cherry tops, rips this holy night
直到閃著紅燈的警車, 伴隨著撕裂寧靜夜空的警鳴聲, (衝來阻止一切,)
The streets alive as secret debts are paid
檯面下交縱的恩怨情仇, 帶給了這個城市活力,
Contacts made, they vanished unseen
當你認為稍微窺視到社會的深層, 這一切又在眼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Kids flash guitars just like switch-blades hustling for the record machine
年輕人的手指, 就像是耍彈簧刀, 在吉他上飛快躍動著, 想努力得到唱片公司的青睞.
The hungry and the hunted explode into Rock & Roll bands
飢餓與被後浪追趕的焦慮, 在搖滾樂團團員內心中急速擴大,
That face off against each other out in the street down in Jungleland
這種彼此對立的緊繃張力, 充斥於這片都市叢林的每個街角.

聽到這段, 有沒有覺得很熟悉? 是的, 這首 “Jungleland” 深受電影 “西城故事” (或是說 “羅密歐與茱麗葉”) 影響. 主角也屬於黑幫, 到了夜晚, 也會與同夥成群結黨出來鬼混. 歌詞間, Bruce 特別用 ”對比” 營造 “對立” 的氣氛. 有時對立是 “諷刺” 的: 明明是為城市帶來光明的燈號, 卻被惡少們選為集結地 (They’ll meet `neath that giant Exxon sign that brings this fair city light); 有時對比來自社會階層: 上流社會看歌劇, 惡少忙著決鬥 (Man there’s an opera out on the turnpike, There’s a ballet being fought out in the alley); 有時, “對抗” 是用顏色 (Cherry tops) 與聲音(rips this holy night) 來形容; 有時, “對立” 是無奈的, 明明許多的搖滾樂團還在苦等成名, 後面的年輕小夥子卻迫不及待的跳入這個圈子.

In the parking lot the visionaries dress in the latest rage
停車場內, 有遠見卓識的人們, 身穿最新的流行,
Inside the backstreet girls are dancing to the records that the d.j. plays
後街裏, 女孩們隨著 DJ 撥放的音樂起舞,
Lonely-hearted lovers struggle in dark corners
寂寞的情侶, 在黑暗的角落裏掙扎,
Desperate as the night moves on,
隨著夜幕的降臨, (情侶) 內心更顯絕望,
just a look and a whisper, and they’re gone
剎那間, 他們不見了.

這一段叫做 ”醞釀”. Bruce 為之後精采的結尾, 埋下伏筆. 我的解讀是: 隨著夜晚的來臨, 離 ”魔術鼠” 出發執行幫派任務的時間越來越近. 這次任務不比以往的小惡 - 是他從沒幹過的大案子. 未知的不安, 深深影響這對小情侶, 也讓兩人最後的溫存, 由薩克斯風吹出, 更加纏綿與不捨. 

Beneath the city two hearts beat
城市裏, 兩顆心在跳動,
Soul engines running through a night so tender in a bedroom locked
上鎖的臥室裏, (女孩等待中的) 靈魂, 脆弱的掙扎了一晚,
In whispers of soft refusal and then surrender
從最初的不願相信, 到最後的放棄,
in the tunnels uptown
在城裏的隧道裏,
The rats own dream guns him down
“魔術鼠” 被自己的美夢給毀了
as shots echo down them hallways in the Night
槍聲回盪在夜晚的迴廊中
No one watches when the ambulance pulls away
無人目睹到, 救護車載走 “魔術鼠”,
Or as the girl shuts out the bedroom light
更沒人注意到 “赤腳女孩” 熄滅了臥室燈.

薩克斯風初登場時, 長長的一聲悲鳴, 將歌曲的節奏大幅減慢.  酸甜苦辣, 五味雜陳的旋律, 似乎預告著結局: “魔術鼠” 中槍生死不明, “赤腳女孩” 由緊張, 煎熬, 等到放棄. 兩人最後終究是以悲劇收場. 明天太陽升起, 又是全新的一天 --- 對 “赤腳女孩” 也不例外. 既使她想停下腳步, 追憶兩人的感情, 時間的巨輪必定會推著她往前走. 沒人願意聽她傾訴, 沒有人會在意這一夜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一段前幾句, 其實有別的翻法:
Beneath the city two hearts beat
城市裏, 兩顆心在跳動,
Soul engines running through a night so tender
深夜裏, 兩人的靈魂, 溫柔的交流
In a bedroom locked, in whispers of soft refusal and then surrender
從上鎖的房間, 傳出的輕聲細語, 訴說著男歡女愛的欲迎還拒, 從矜持, 到解放…
這是比較多人接受的解釋. 但我認為, 那段深情的薩克斯風間奏, 已足以描述 “魔術鼠” 與 “赤腳女孩” 間的浪漫, 不需要硬加文字說明. 我的解釋比較能連接上下段…

Outside the streets on fire in a real death waltz
屋外的街道, 華麗的生死鬥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Between flesh and what’s fantasy
一切如真似幻,
and the poets down here
而那些所謂的詩人,
Don’t write nothing at all,
並沒紀錄下什麼,
they just stand back and let it all be
他們只是站在一旁, 看著一切就這樣發生,
And in the quick of the night they reach for their moment
深夜裏, 詩人們良知發現,
And try to make an honest stand
想要盡力嘗試著做些什麼,
but they wind up wounded, not even dead
但最終各個落得片體臨傷, 戰敗而歸, 連光榮戰死沙場的機會也沒有.
Tonight in Jungleland
今晚, 在這個都市叢林裏…

這一段的前兩句寫的好, 當聽到 ”Outside the streets on fire in a real death waltz”, 腦海中還殘留著 “魔術鼠” 幹壞事的影像, 下一句 ”Between flesh and what’s fantasy” 就將聽眾拉回現實. 這裡講的 “詩人”, 不是真的詩人, 而是在一旁聽歌看戲的我們. 相信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 某天晚上, 突然良知發現, 想做所謂 “對” 的, 就像是詩人該紀錄社會灰暗面一般的事, 第二天醒來, 面對老闆, 卻習慣的點頭稱是. 這不正是 “wind up wounded, not even dead”?

以下是 1999 年, 紐約的現場演唱版. 雖然錄像有些雜訊, 但這是 “Jungleland” 號稱最好的現場版.



以下是 1975 年的現場版. Bruce Springsteen 這時才 20 出頭吧, 大家可以看看他那時的青澀. 不過話說回來, 20 出頭就能寫出這麼棒的歌詞, The Boss 真是天才.

howard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